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混在异界当猛将 > 第146章 墨城战歌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朔风似刀,墨城城外,西戎人连绵的号角已经吹响。

    城外远处,西戎人的独角马队按马色分成了黑白红灰花五队,排成整齐的队形,时刻准备向墨城冲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十架高达十数米的投石机在人力的推动下不断向前逼近。

    这种投石机利用杠杆原理,一端装有重物,而另一端装有待发射的石弹,发射前须先将放置弹药的一端用绞盘、滑轮或直接用人力拉下。

    而附有重物的另一端也在此时上升,放好石弹后放开或砍断绳索,让重物的一端落下,石弹也顺势抛出,抛石机能抛射将近1000磅(约454公斤)重的弹体,威力巨大。

    这种投石机吊杆长约15米,平衡重锤为10吨的投石机能将100公斤的石弹抛射约274米的距离。可以投掷一个或多个物体,物体可以是巨石或火药武器,甚至是毒药、污秽物、人或动物的尸体,威力巨大。

    那十架投石机在城外二百余米处停了下来,随后,有条不紊的开始装弹,准备着对墨城新一轮的进攻。

    墨城内,四百余身经百战的老兵纷纷准备迎战,随后,他们就看到了远处那十架高大的投石机。

    “投石机!”

    翟逸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东西,只有西戎族最为精锐的主力部队才有准备,想不到今天竟然用到了攻打墨城的战斗中。

    “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中,十数块大石带着呼啸之声向着墨城的城头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投石机!”

    “快躲开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躲避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块巨石击中了墨城的城墙,那城墙顿时塌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投石机对于人员的伤亡并不是很大,但是对于城墙却有摧毁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投石机一共投射了三轮,墨城的城墙轰的一声倒塌,出现了一个宽达数米的缺口。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西戎人的五色马队开始向墨城发动了最强悍的攻击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郭孝拔出腰间的宝刀,口中说道:“事急矣,诸君与我去将缺口堵住!”

    当下,郭孝带着百余老兵来到城墙缺口处,每个人都手持着长枪和大刀,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近了!更近了!

    数千匹西戎人的五色战马已如潮水向着墨城的城墙袭来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数百老兵不断拉弓射箭,一排排的箭羽之下,不断有西戎人被射倒在地。

    然而,更多的西戎人已冲到了近前,下了战马,向着墨城发起了潮水一般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无数淡蓝皮肤的西戎人手持着马刀和长枪,向着城墙攀爬,西戎人将进攻的重点放到了那城墙的缺口处,数百西戎人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郭孝大吼一声,百余白发老兵分成两排,第一排手持单刀和盾牌,死死挡住缺口,第二排手持长枪,立于刀盾手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第一波数十名西戎人冲了上来,抡起手中的大刀长矛向着老兵们砍杀而来,数十名老兵一字排开,盾牌相连,形成一条防线,挡住了西戎人的刀砍枪刺。

    “击!”郭孝大吼。

    下一刻,汉军第二排的长枪手将长枪从盾牌的缝隙中向外用力刺出。

    “扑扑扑!”

    十数个西戎人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长枪回缩,数十刀盾手手中单刀不断挥出,将未死的西戎人斩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第二波西戎人也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击!”

    长枪手再一次将长枪从盾牌的缝隙中向外用力刺出。

    “扑扑扑!”

    又有十几个西戎人倒地。

    残酷的战斗不断进行,西戎人仿佛不要命般不断向着缺口发动冲锋,百余老兵毕竟年事已高,动作渐渐慢了下来,每个人都在不断剧烈喘息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个老兵惨叫一声,被砍倒在地,缺口处老兵组成的阵形很快就要溃散,不过很快,后面的一个老兵填补上了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又有老兵倒下。

    郭孝也顶到了前排,拿起盾牌抵抗西戎人如潮水般的进攻。

    身前,西戎人的尸体最少也已堆积到了百余具,郭孝立即让人将西戎人的尸体堆到一起撂高,做为抵御西戎人进攻的屏障。

    饶是这样,也不断有老兵倒下,战斗异常残酷。

    终于挡下了西戎人的这波进攻,西戎人开始后撤,不过所有人都知道,西戎人绝不会就此离去,他们不过是在酝酿着下一次的进攻而已。

    郭孝看了看四周,自己带来的一百余白发老兵,只剩下不到三十人,而且个个浑身浴血,气力耗尽。

    郭孝知道,今天怕就是墨城陷没之时!

    环顾四周,数十名老兵也在看着郭孝,郭孝就说道:“诸位,若有想离去者尽可离去,郭孝绝不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翟逸不由一笑,口中说道:“将军说哪里话,我们已戍边三十七年,多少袍泽都已逝去,余下这把老骨头,若能战死军中,也算是死得其所,就算离去,苟延残喘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将军,郭老将军没了,同我们一起戍边的上万人只剩下我们这几百人,活着还有何用?大丈夫必有一死,况我等风烛残年,又有何惧哉?”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!”

    郭孝高唱战歌,一时之间,众军皆振奋。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!”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,与子偕作!”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,与子偕行!”

    慷慨嘹亮的战歌响起,三十老兵齐齐吟唱,怒发冲冠。这歌声传到城墙之上,城墙上残存的二百余老兵亦与之合唱。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!”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,与子偕作!”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,与子偕行!”

    慷慨激昂的歌声在墨城空中回响,游于苍穹,气吞霄汉……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