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七百三十一章 好战必亡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朝廷已然决定再次南征,但朱高煦并未因此激|动。

    他设想的军工、运输体系完全没建立起来,从海外获得实际利润,至今也没看到;各种战争的阴霾,却很快摆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国库暂时缺乏现金,几百万贯的现钱岁入,如果用钱来打仗、估计打两场就得耗光,官饷军饷也不用发了。所以朱高煦要开战,只能依靠原有的统|治体系,便意味着给各地百姓、卫所军户增加承重的负担。

    以徭役田税为主的统|治制度下,对外战争、根本不能转移国|内矛盾,只会起反作用,秦末、隋末的事情就是前车之鉴。文官们比较反对对外用兵,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朱高煦仍决意要报|复陈季扩,实是被逼无奈。在这个时代,如果不用武力,便好像无法让任何国策对外推行,非得要尸横遍野,才能好好谈。当年安南国胡氏挑衅朝廷,刚被明朝大军扫灭没几年;陈季扩又没法谈了。(陈季扩迟早会明白,有点实力了就飘飘然、无视宗主国,总会付出代价。)

    而朱高煦也明白过来:之前设想的长远谋略,看来有点理想化,很快便出现了各种问题,要实现、似乎比想象中要困难……

    众文武在柔仪殿议事,朱高煦提出了此次南征的意图:其一,速战速决,要在明年雨季到来之前、结束安南战争。其二,战役目的,止于瓦解叛军各路北进的攻势,并重点反击陈季扩、阮帅、黎利部;严惩罪魁祸首之后,及时收兵。

    勋贵们却认为安南国(只包括今越|南北部地区)地方狭小,大可以扫平全境。

    朱高煦立刻否定道:“大明疆域辽阔,但可用于对外征讨的国力有限。眼下的作战,只能以实现必要目标为主,便是维护大明朝廷的威严与规则。陈季扩等杀我将士,必得惩戒。余下之事,将来再从长计议;否则咱们还要征讨对马岛,就怕问题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户部尚书夏元吉听到这里,眼睛顿时瞪圆,他几乎不顾礼仪地马上质问道:“圣上,您难道还想在曰本国开战端?”

    众文武也是第一次听到朱高煦说出这件事,他们见夏元吉已经出头询问,都沉默不语、等着下文。

    朱高煦只好解释道:“曰本国有金银铜硫磺等矿产,而且方便海运,正是朝廷亟需之物。朕也想通过扩大贸易来获取,但曰本国幕府拒绝了邦交;此时须得想办法打开商路。

    对马岛是很好的对日大本营,且那里的守护大名包庇倭寇,幕府却无视我朝取缔倭寇的要求;咱们正好有了道义和理由,将对马岛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朝|鲜国王李芳远已上书,准备发兵讨伐对马岛。如果朝|鲜国先占了此地,咱们再去讨要,难免不从别的方面补偿李芳远,不然便显得贪婪不讲理了。

    现在朝|鲜国与大明朝廷的关系最好,侯显在巨济郡得到了礼遇;咱们除非万不得已,应该尽量维护这种关系。大明占据对马岛,总比去占济州岛要好办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夏元吉皱眉,毫不掩饰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朱高煦没法和他沟通太深,要改变很多大臣的观念、那种金银不能当饭吃的想法、实在费劲。

    朱高煦只得好言安慰他:“夏部堂不必太过忧虑,朕心里有数,定会量力而行。刚才不是说了,讨伐安南叛军之役,不能急功近利,而要见好就收,便是为了节省成本。”

    “好战必亡,圣上明察。”解缙忽然抱拳进言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新城侯张辅率先出列,抱拳道:“臣附议圣上之英明大略,臣请领兵安南、为圣上分忧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征安南国之战,张辅便是征夷左副将军,作战表现不错,有安南国作战的经验。现在张辅又支持朱高煦的策略,朱高煦便不再犹豫了,轻轻一拍桌案便道:“新城侯便为此次南征的主将。”

    张辅听罢大喜,立刻拜道:“臣领旨!”

    剩下的那些国公,此时都不吭声了。张辅一个侯爵做主将,已经得到了皇帝许诺,国公们便没法再做副将。

    柳升急道:“圣上,臣愿为副将。”

    这个柳升虽然是废太子那边投降过来的人,但在湖广大战中表现还不错、十分扛打,北征鞑靼时火器用得也很娴熟。

    朱高煦寻思了一会儿,当场开始决定人选:“此役,叫柳升为左副将军,尹得胜为右副将军(旧汉王府嫡系)。陈瑄为水军主将。刑部尚书薛岩、兵部侍郎裴友贞,领取圣旨,节制云南、广西、广东、湖广各地军需调运。”

    提到姓名的文武纷纷走到桌案前,一起叩拜领命。

    朱高煦招手让大伙儿免礼,转头又看向了守御司左使侯海,说道:“侯左使,朕要给你派个差事,你可愿意去安南国?”

    侯海忙站出来道:“臣请圣上吩咐便是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道:“守御司北署的职责、本来便是收集外邦消息,你带上靳石头去安南国干宣传的事。收集好陈季扩、阮帅、黎利等人干的坏事,让安南官民明白他们的恶行;大明官军每到一个地方,你们还要宣扬官军的仁义。”

    侯海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又对张辅道:“军中也得注重舆情。要让安南军民明白,他们过得不好,全是因为战乱;罪魁祸首一是胡氏乱贼、二是陈季扩叛军。而大明军队,是去帮助他们的好人。只有让名正言顺的陈氏后人做国王,才能避免野心者的非分之想,结束战乱,叫百姓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张辅抱拳道:“圣上英明神武,臣谨遵旨意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道:“下令安南都督府、将士、文官、宦官,立刻停止在安南国劫掠阉|割男童,禁止强夺民女,禁止向宫中进献安南珠宝,禁止无秩序的抢|劫。违抗者,照大明律严惩!”

    众臣执礼领命,翰林院的胡广禀奏,将把今日决策的事写成圣旨、让皇帝御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柳升再次出列并作揖道:“陈季扩麾下叛军,盘踞在清化城,起兵的老巢在其西南面不远的乂安。臣请京营精锐五千、卫所军一万,携带火器粮秣,坐船从马江登陆,直取清化、乂安!”

    朱高煦听罢,埋头看桌案上的大地图。

    周围的文武小声议论了一阵,这时张辅劝道:“官军已占有东关(河内)及北面大片地方,大军从东关出击、进可攻退可守,柳将军何必冒险去南面、变成一股孤军?”

    张辅的言论,确实是比较稳妥的说法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规模军事行动,还是以陆路为主,更加可靠。所以陆地接|壤的朝|鲜国已经调整国策,尽量与中原交好,不然要引发战|争;而安南国则不止一次受到中原王朝的武力干|涉。只有曰本国孤悬海外,一直对中原不怎么买账,便是因为没有陆路相通的进军路线。

    可是朱高煦听到柳升的大胆设想,顿时便不禁产生了很大的兴趣。因为用海军实现兵力投送,这是一种战略性的进步;既然柳升主动想去尝试,朱高煦一时间动心了。

    然而当年元军有前车之鉴,元军想用海船向曰本国投送兵力的失败、不能不算是一个教训。朱高煦想到这里,便不愿马上拍脑门决定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容后再议。”

    大臣们纷纷叩拜谢恩,退出了柔仪殿正殿。

    朱高煦又派曹福去请来王后陈氏,向陈氏告知、官军要进军安南的决策。并让陈正元回国,继承王位、兼领安南都督府都督一职。

    他早已谋划好、有关安南国的战后统|治策略。便是扶持亲近朝廷的安南国宗室、自行统|治本国;朝廷则在安南国驻扎一部分军队,一来保障朝廷扶持的国王权力,二来可以左右安南国国策。

    驻军人马的兵权在安南都督府。都督由安南国国王兼领,名义上国王好像同时统率驻扎的明军,以便减少安南人的抗拒心理;而实际兵权,则由副都督等一众汉人文武掌握。

    朱高煦认为“交趾郡”自五代十国时期脱离中原之后,自立的时间太长了,当地还有各种势力。如果朝廷想通过直接占领、移民军户等方式开发,仿照辽东策略,恐怕平叛的代价太大。

    所以他登基之后,一改永乐年间的国策,准备先控制住安南国上层;将来是不是要同化收复,再见机行事。总之操之过急,成本太高。

    陈氏或多或少应该知道,朱高煦在安南国的投入、必定有所图谋,但她不是很在乎;她的先夫死后,早就没有实力了,当初她自己也东躲西藏、被各方势力利用。现在完全依靠明朝的势力,她才能让儿子得到王位,所以看起来陈氏是真心感激朱高煦的。

    商量了一阵,朱高煦忽然说起,陈正元有明军保护,提议陈氏不用回国。

    陈氏犹豫了之后,却委婉拒绝了朱高煦的挽留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