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七百五十七章 权变与诚意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赏赐给胡广的书法,实在有点粗糙。五个大字写在有点皱的普通宣纸上,或许写完之后没有好好处理墨迹、以至于“飞”字有点花。

    好在圣上的字,写得行云流水,说是书法亦不为过。太监王贵也给出了合理的解释,这是圣上兴致一起练字的纸,不是那么完美也是情理之中。当然最重要的是,这几个字出自皇帝之手。

    先前司礼监太监、带着锦衣卫到千步廊上来,胡广难免有一番拜谢圣恩的礼节。不一会儿,翰林院的许多官员都来道贺了,对于赐字的内容、大伙儿也是一清二楚。胡广许诺,会找木匠定做一个尺寸相当的匣子,再将御赐书法好生保管、存放在干湿恰当的房屋里。

    进士出身、饱读诗书的胡广,很容易就知道这五个字的出处,出自一首汉代乐府长诗。讲的是一对男女,因长辈反对干涉,酿成悲剧的故事。原诗特别最后那句“多谢后世人,戒之慎勿忘”,让胡广更加明白了皇帝的意思。

    几乎是顷刻之间,胡广已经把皇帝要传递的意味了然于胸。但为了防止疏漏了甚么深意,他后来又想了很久,反复深入思量。

    以至于下值回家后,胡广依然在书房里细看这份书法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终于找来了个奴婢,去让夫人把女儿放了、并带到书房来教训。

    不料等了一阵,胡广的妻子、女儿,还有长子胡穜都到书房来了。

    胡广便对女儿胡氏道:“今后为父不再锁你了,也不反对你与那解祯亮的事。但你别去私见他,省得丢人现眼!为父会找人与解缙谈谈,再让解缙请媒人来说,为你们操办此事。”

    小娘的眼睛红红的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神情却已转忧而喜。

    长子胡穜却很不满:“那解缙侮辱胡家,父亲岂能如此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胡广用手指敲了两下桌案,然后往摆在上面的宣纸上一指。家眷们上前,看到了上面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胡广道:“今日圣上御赐之物。”

    胡穜却依旧愤愤道:“可是解缙实在是太过分了,他说的那些话,叫胡家遭人嘲笑,难以自处。”

    夫人瞪了儿子一眼,气氛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胡小娘却轻声道:“女儿早就听说当今圣上风流,却没想到他还会管这样的事,确不似那些迂腐无趣的士大夫。”

    胡广摇头道:“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儿子,又语重心长地说道,“解缙说的事,虽无法考证,却也是实情。你们可以诟病为父贪生,建文四年京师城破前后,为父就没想过要死。”

    夫人急得沉声道:“难道要我们家像黄子澄、方孝孺、铁铉家那样,家破人亡,别人才满意吗?老爷做的有甚么不对?”

    胡广却不能这样教育自己的长子,他没理会妇人,又说道:“读书之人,不能不明大节。当初建文皇帝已经完了,忠臣当然该以死回报君王,为父自认有亏名节。但总不能满朝皆死,势必有人活下来继续报效国家。

    大明朝依旧是大明朝,太祖孙子的皇位、到了太祖儿子手里。事已至此,我朝亿兆臣民,要不要继续活下去?

    活下来的人该怎么办?建文帝既没,只能是太宗皇帝登基。那时候对抗太宗皇帝,又能起到甚么作用;想要国家无主,还是纯粹为了泄|愤?

    在既定事实之后,那些依旧辱|骂皇帝的文官,造成了君臣对抗。太宗皇帝登基之初,动辄杀|戮,朝臣极其紧张。这样的形势下去,必定有害无益。朝廷最终要走向何方?只有君臣之间重新达成诚意,而不是泄|愤与敌视,大明朝廷方能延续。”

    儿子胡穜看着父亲的目光,渐渐地多了几分尊重。

    胡广道:“动荡一直延续到当今武德朝。今上登基后,其国策让朝臣多有不安,然而并未大肆清|洗朝臣,今上还多次投出了和解的诚意。让废太子那边的文官进入内阁,参与决策;礼部尚书胡部堂上请经筵,圣上也立刻照准。这是天大的好事,若是朝臣反其道而行之,对国家何益之有?

    咱们不能得寸进尺,只有适当妥协,才能重建君臣诚意,平息这些年以来的动荡。我等既然未死,而身居庙堂,正该做这些事,此乃职责道义所在。”

    胡穜道:“父亲忍辱负重,心怀天下,绝非解缙那等小人可以企及!”

    胡广却冷道:“还没有你们的时候,为父便认识解缙了,他是怎样的人,我一清二楚。杨士奇家的人,一直在四处找人解救,解缙同是江西士人(赣党)、为何不为杨士奇上书求情?”

    儿子思索了一会儿,说道:“解缙也怕牵连上废太子一党?”

    胡广摇头道:“杨士奇的独子,平常为非作歹,还曾打死了人。但因杨士奇是废太子的东宫故吏心腹谋臣,应天府的官员便徇私了。解缙用甚么道理解释这件事?”

    夫人趁机说道:“还是咱们家儿子好。”

    胡广却正色道:“你不能惯着他!”

    儿子忙拜道:“父亲教训得是。父亲之意,解缙清楚黑白是非,不全是小人之心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?”胡广道,“朗朗乾坤,日月分明,圣上也不糊涂,庙堂上哪来那么多小人?解缙自有他的处世之道,与为父不同罢了。”

    儿子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就算咱们家同意婚事,那解缙会不会趁机落井下石?”

    胡广指着桌案上的御赐书法,“如果解缙只想与皇帝过不去,他为甚要投降太宗,又投降今上?”

    “父亲言之有理。”儿子点头道,他还是一脸不高兴道,“小妹也真是不顾大局,为啥非得与解家的人来往!”

    小娘胡氏委屈道:“难道婚约,不是父亲定的?”

    胡广叹道:“事已至此,只能权变。为父不是怕他解缙报复,只是念及圣恩。他解缙整不垮我!太宗以‘太祖成宪’起兵靖难,今上以废太子无道伐罪;若谁以气节之名攻讦我,便要涉及这些问题,都是尸山血海之后已有的定论。而那些私传的闲言碎语,不登大雅之塔,别去理会便是,世人的误解自有消解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……正月里,京师又有大事,柳升率京营一部,押解着战败的安南贼首进京了。朝廷有司为柳升布置了隆重的礼仪,迎接得胜的大将回朝。

    柳升的马车在前呼后拥中进入京师,锦衣卫将士为其开道,各种牌伞仪仗应有尽有,官民一律下马避道,排场极大。人们敲锣打鼓,围观随后的囚车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此时朝臣也是欢欣鼓舞,表现出了十分矛盾的态度。

    掌握实权的是文官,他们对于战争一向比较反对。即便是安南叛贼欲杀朝廷命官,平乱是势在必行的正义之战,当初大多文官也对此持谨慎主张。

    但明军已经获得大胜、抓获罪魁祸首之后,大臣们又十分高兴,给柳升安排了极大的尊荣排场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即将到来的献俘仪式,能提高朝廷中|央的威望;这样的仪式在各种礼仪之中、也是居于前列的盛大典礼,对于维持朝廷的权威与统治,据有非同凡响的影响。

    阮氏在柳升的马车上,好奇地从车帘里角落里观望,她看到这样的景象,有一种柳升位极人臣般的错觉。因为上至官员,下至庶民,都恭敬地向柳升的车驾行礼。

    京师的宏伟城楼宫阙,十分震撼;其中又不乏园林亭台、小桥流水,以及精致华丽的水榭别墅,正是让她看得眼花缭乱。人口也非常多,其繁华程度远超安南国的任何城池,且一切极有规矩,可以看得出来人们完全不用担心作奸犯科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明如同天庭。”阮氏感叹了一声,她接着脱口道,“已经如此富贵了,为何还想要安南国的土地?”

    阮氏说完就意识到失言,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柳升道:“朝廷不是想要安南国的土地,新城侯已经许诺退兵至东北边,陈氏后人也做了国王。大明王师是为了去帮助安南国,平息祸乱,安定地方。”

    阮氏忙点头道:“妾身明白了。”过了一会儿,她又有一些忐忑道,“我真的能做柳府的夫人?人们会不会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柳升好言道:“不用担心,圣上有厚恩。”

    阮氏柔声道:“那时我忧心柳将军,心急如焚,没能深思熟虑,后来一想才明白,我的身份真的有违道德。柳将军是有地位的贵族,不怕别人说吗?”

    柳升笑了一下:“说的人都是文官,他们生下来就看咱们不太顺眼,总有这样那样的讲究。可咱们的富贵,不是文官给的,管他们作甚?圣上看我顺眼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一行队伍沿着大街到了皇城南面,先把囚车交给了锦衣卫。柳升把将印、一份奏章送去五军都督府,便带着阮氏先回家去了。献俘仪式、庆功宴等都需要周密的礼仪准备,今天暂且不用着急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