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七百六十章 黯淡中点燃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今日的天气晴朗,阳光明媚,有着门窗的客厅里、光线十分明亮。

    “妾身失礼。”马恩慧起身脱下了宽袖上衣,整齐地折叠放在一个柜子上,她只剩下贴身的束衣。接着她便开始倒茶,没有袍服的遮掩,她细致的动作、每一个步骤都呈现在了朱高煦的眼前。

    茶水从一壶已经泡好的茶壶里,如涓流般淌到了一只小杯里。接着马恩慧又把小杯里的茶水,倒进了另外一只小杯。

    此时朱高煦并没喝到茶,好不容易准备好的茶水、马恩慧却自个喝了。不过他却闻到了茶香,那清淡的气味渐渐在空气中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朱高煦转头看着她做这一切。虽然很琐碎,但是她一直不急不躁,十分从容;此时让朱高煦又想起了,她曾经有崇高的地位。

    马恩慧看了朱高煦一眼,说道:“等一会儿,我再为圣上倒茶。”

    不必再多解释,朱高煦已经看明白,整个过程,都是为了避免毒|药。

    甚至于她第一步脱去的外袍,也应该是这个理由;为了不让宽袖遮挡视线、让她的动作不够清晰,完全避免像魔术师一样从袖子里做甚么小动作。

    朱高煦这样监督、或是欣赏她的姿态时,看到了她胸襟位置的侧面轮廓,素白的束衣让那流畅的线条十分美好。

    而且朱高煦发现,从每一个角度欣赏她,她都是不一样的。第一次真正看到她的美,是她正在上|吊自杀的时候,朱高煦为了救她不慎损坏了她的衣裳,当时她已经昏死过去了、是正面平躺的角度。而在之后那次,朱高煦北征前夕,那是个漆黑的夜晚。

    于是在这样已知与未知之间,朱高煦的内心有点躁|动不安。他明白这样的心境,来源于想象的余地。

    朱高煦有过类似的经历。他曾经在光线暗淡的地方与妃嫔亲近,也曾在铜做的镜子里看过模糊的美丽景色,共同的特点都是看不清楚细节,于是有了幻觉的空间。而且那种无法满足贪婪的渴望,也能刺|激人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朕是信任你们的,不然根本不会亲自来。”朱高煦不禁道,“现在京师仇恨朕的人可能不少,但要达到不顾一切刺|杀朕的程度、那样的人已经不多啦。”

    马恩慧转头微笑道:“世间没有比圣上更重要的人,这样没有甚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点头,认同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俩人的理解有差别。马恩慧的意思,必定是朱高煦的皇帝身份,仅仅这样一个重要理由。但朱高煦认为,自己在所有帝王里面、也是最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执掌皇权这些日子以来,朱高煦已经逐渐认清了大明朝的秩序非常稳固。从人们的思想、到具体的制度,都建立在可靠的几千年根基之上,几乎是一个可以循环的圆圈。

    这样深根蒂固的王朝运行规律,即便再发生几次“靖难之役”,或者改朝换代,恐怕也难以动摇。

    体量庞大的惯性就是这样,已经成熟到、根本无法靠自身的力量改变方向。外力的施加,或许是改变的唯一原因。

    这样的外力,朱高煦也“预见”到了。无论是更落后的奴隶制度阶段的外力介入,还是更先进的近代殖民者介入,对于华夏文明都是一个悲剧、痛苦、代价巨大的转变方式,甚至几度徘徊在彻底毁灭的边缘。

    而现在,朱高煦也认识到,自己也是一个“外力”。他带来了王朝体系里、不可能靠自身酝酿出来的外部力量。

    登基以来,朱高煦的内心也经历了一系列的改变。

    与想象不太一样的帝王生活,带来了失落;本能私|欲的容易满足,反而带来了迷茫;自我膨|胀的权力体验,又有了厌倦……此时他开始接触到王朝权力真相,在此过程中、便渐渐地认识到自己的价值,一股自然而然的使命感也就壮大了。

    使命感,让朱高煦感觉到了自己的宏大价值。他似乎看到了今后无数的冤魂与不公、正在向他伸冤,他似乎觉得有必要去争取一个文明的生存空间、尊严。

    黯淡的热情正在重新点燃。

    朱高煦这几个月里,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粗略纲领。用科学理性的精神浸润这个“圆”;形成全球性的势力范围构图;变革具体的制度、从更大的范围为皇朝吸取经济营养。

    不过他无法改变中央集|权的皇帝制度,因为他自己全家、就是这个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这也是为何、朱高煦会反复与妙锦讨论,并且认定科学不是哲学,可以与原有制度兼容。

    朱高煦充满了信心。近代腐朽制度下的沙皇俄国、奥斯曼土耳其、德皇德意志,在独|裁体制下,吸收了科技之后,照样有相当的力量;基础更加优越的大明朝,难道还能比其更差?

    世界到了一定阶段,大国的封闭就会变成不可能。而现在,各大文明,仍然被禁锢在各自的区域、进行有限的缓慢的接触……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马恩慧的声音打断了朱高煦的思索。

    朱高煦首先看到了她的手,一双不用做体力活的白净光滑的玉手,接着便看到了她的眼睛。马恩慧的眼睛正在观察着他,同时也流露出了很多她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 以此时的礼仪,直视地位更高的人、是不礼貌的表现。但是马恩慧依旧看着朱高煦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甚么?”朱高煦接过茶杯。

    马恩慧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朱高煦便又道:“你从我眼睛看到了甚么?”

    马恩慧沉吟片刻道:“孤独,火焰……还有更多无法明了之事,很深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笑了一下,心道:人的眼睛,果然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马恩慧又道:“圣上的笑意也很难懂,不是喜悦,却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道:“夫人离开了皇宫,心也好像从禁锢中放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俩人的对话,不知甚么时候变得方式奇特。马恩慧沉默着,似乎在琢磨朱高煦的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又喃喃道:“我确实觉得好像轻松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慢慢地抿了一口茶,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马恩慧也转头看了他一眼:“圣上与别人都不同,与位高权重的人们更不一样,你竟然会如此细心地倾听。我毕竟是个快被忘掉的人,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一边寻思着,一边缓缓地说道:“起初很轻松,我说过年的时候。没有了礼仪,还不用见各种人,觉得可以随心所欲。直到元宵节,京师忽然恢复了往年的火红热闹,我才有点莫名地焦躁不安了。”

    马恩慧沉吟道:“好像自己与别人的日子不一样了、好像被忘掉了,便觉得有些悲哀。不过,接着我想到可以不必忍受别人的议论,不必在意他人的眼光,再次轻松了起来。这里真好,不会是误会罢?”

    朱高煦听罢,开口道:“我倒认为不是误会,并非夫人才有避世之心,好像真的很轻松?但是人的需求总是无法单一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马恩慧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道:“朕的势力,给了沈徐商帮庇护,沈夫人又给了你生活上的庇护,其实可以过得很惬意。但人需要外界的庸俗刺|激,还有一些期待,才会舒坦。更何况太闲了,你就分不清光阴的轻重,当然会有空虚感。”

    马恩慧十分认真地倾听了一会儿,问道:“庸俗的刺|激?”

    朱高煦不动声色道:“夫人今天穿得很漂亮,虽然衣裳简单,却能让我有一种闻到了清香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马恩慧喜道:“圣上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这一句,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情绪,好像明白了甚么。朱高煦简单的一句夸奖与欣赏,就能让她得到些许的快乐刺|激。

    朱高煦见状,笑道:“沈夫人在京师开张了个梨园,那是个丰富精彩的地方。你若有心境,可以去走走,不用非得呆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抛头露面,像甚么话?”马恩慧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道:“谁会再责怪你?”

    马恩慧看着朱高煦道:“圣上不会?”

    朱高煦道:“之前朕便说了,朕是相信你们的。过分的占有欲,没有意义,可能会导致枯萎。何况夫人不是朕的妃嫔,不必担心礼教上的惩罚。现在夫人也可以回皇宫,那里本来就是个小社会。”

    她又看了朱高煦一眼,有点不好意思道:“知道圣上要来,便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俩人的目光一触,朱高煦仿佛感觉到了某一根弦、微微一颤。他安静了一会儿,面不改色地沉声道:“你能不能让我看得更清楚一点?”

    马恩慧一开始没太明白,接着目光开始闪烁,脸上也似乎泛|红了:“大白天的。还会有人来罢?”

    朱高煦没有吭声,沉默让这屋子里变得尴尬,却又让人觉得紧张起来。她的手沉重地往上挪了一会儿,使劲捏着衣襟,悄悄说道:“妾身,头有点晕。”

    但朱高煦还是没有回应,他只是时不时瞧着坐在侧面的她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