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八百三十二章 一个错误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在没有与任何大臣商议的情况下,朱高煦下令翰林院写了两道圣旨,其中一道送往刑部、大明央行、内阁宣读;另一道给行人刘鸣。

    第一份是让央行的长官、或次级长官替代进入内阁决事,内阁扩充为十人;在刑部增设“工商法提举司”,长官为正四品提举,另有编修、参议等几个官职。

    提举司负责修订工商法令,但每条法令通过,要经廷议决定。职权还包括复审各地的工商业、财产纠纷、借贷等财富相关的案件。受刑部尚书薛岩、两个侍郎的节制。

    第二份则是表彰刘鸣在日本国有功,将他调往刑部,升任正四品工商法提举司提举,主持立法。

    上回朱高煦增设“大明央行”,并任命宋礼为长官,也是当场决定,没有与谁商议过。但这回,情况似乎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刘鸣那份主张“与时俱进”的奏本,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;时间并不长,很容易便挑起了朝中大臣的敏感神经。夏元吉、蹇义、吕震、解缙等等一干文官,当天就表现出了对此事的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至于前两天还有的“废太子”旧案的风波,忽然之间就被人们抛诸脑外。

    次日御门听政时,蹇义便上奏“行人刘鸣,武德年己丑科三甲进士出身,至今不过两年有余,或不能担当四品之职,圣上三思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翰林院的解缙立刻站了出来,径直说道“圣上,刘鸣此人既无资历,也不见有过人之才。不过是揣摩上意、阿谀奉承之辈,写了一篇奏本,便平步青云,走的是钻营的路子。朝廷一开终南山捷径,上下诸官皆效仿之,岂是好事还望圣上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顿时不少人都向解缙投去了赞赏的目光,恨不得竖起大拇指,情况非常难得。

    朱高煦道“圣旨已传视诸官,撤回则有损朝廷威严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说得轻描淡写,但心头已有火气。稍微忍耐了一下,朱高煦又想解缙只是敢说,他就算不说,看样子有些官员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是蹇义、还是解缙,都不能抗旨,圣旨所言之事仍得执行。朱高煦便没多说,就此算了,然后叫大臣们各司其职,起身离开了奉天门。

    有些朝代的中后期,皇帝对官员的人事权不再完整;可以杀官、罢免官员,但没法仅凭圣旨提拔官员;朝廷中枢官署,甚至可以把皇帝的圣旨打回去。

    然而大明初的情况不一样,朱高煦延续的是太祖、太宗的规则。皇帝有乾坤独断的大权,想封谁做甚么官,一句话的事而已。

    朱高煦没有太祖的精力、将所有权力都握在自己手里,但是他心头很清楚不能轻易放开三样大权,人事、兵权、财权。

    所以他懒得理会解缙等人,通过这件事、倒可以提醒官员们皇帝有绝对人事权。

    吏部尚书蹇义今天没有去内阁,派吏部左侍郎去了。他守在吏部衙门里,等刘鸣前来领任命状、官服、印玺、安家费等规定的东西时,蹇义便授意下属,找理由拖延推诿了过去,叫刘鸣明天再来。

    各衙门的办事效率本来就不高,吏部没说不给刘鸣办,拖延个三两日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但此事显然无法一直拖延下去。因为洪武年间的中书省已经被裁撤了,六部尚书、理论上只有诸事的执行权。蹇义根本没有权力拒绝执行中枢的决策,抗旨是最蠢的法子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蹇义先站出来劝诫圣上,诸寮必定对他寄予厚望,怎能轻易向乳臭未干的“新党”投降何况此时仓促放手了,将来再对付刘鸣等人那帮新党,必定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当然常规的办法,其实是以辞职要挟皇帝,如果一大片官员辞职,那效果就非常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蹇义仍然在掂量,当今皇帝是不是会吃这一套

    今上登基以来,表现得十分温和、也很能听从大臣们的建议,但蹇义绝不会被表象迷惑今上与他父皇朱棣,本质上是同一种皇帝,通过战争夺权,麾下一大票并肩打仗的武夫弟兄,牢牢掌握着天下兵权;这样的皇帝,就算一次斩决成千上万的官吏,也不会丢掉皇位。太祖、太宗都干过那样的事。

    黄子澄、铁铉、方孝孺等等全族的血,至今仍然没有尽然干透,大明朝廷的恐怖政策,如何能让人轻易忘却

    蹇义坐在书房里冥思,有某一刻他想去找夏元吉商议。

    吏部衙署、户部衙署的大堂门口,都有锦衣卫坐班;即便是下值后私下见面,也必定逃不脱锦衣卫的耳目,蹇义这等部堂大员,乃锦衣卫的重点“保护”对象。

    不过蹇义倒也不用怕。武德年以来,皇帝从来没有不让大臣们私下议事,活动还是比较随意的。蹇义打消了找夏元吉的念头,只是觉得没有甚么太大的作用,反而给人结党的话题。

    蹇义左思右想之后,第二天一早,他写了奏本叫人送进皇城、称病了。而蹇义的下属当然也会继续推诿刘鸣办事、依照昨日蹇义的暗示罢了,这点事他们还是有见识的。

    上午,朱高煦便拿到了蹇义的称病奏本。几乎是一瞬间,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昨天才见过蹇义,此人活蹦乱跳的毫无病容,怎么可能如此凑巧一下子就病倒而且朱高煦的脑子里、很快浮现出了这样一个场面蹇义接着会辞职,然后一大群官员上辞呈要告老还乡。

    批准辞职是不行的。一大帮有名望的文人回乡,又有几何倍数的同窗、好友、子弟,朝廷不会垮台,但天下人很快就会认为当今皇帝不得人心。最可怕的是,会多出无数人、认为朱高煦的皇位不合法,抢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朱高煦此时已不能退让了,一次退让,下次那帮人还会故技重施,他这皇帝还能不能金口玉言了他忽然觉得,自己直接下圣旨提拔刘鸣、可能是一个错误。

    因为登基以来,几乎没发生过被要挟的事件,朱高煦一时间便火冒三丈,径直把奏本扔到了地上,还用脚踩了两下。

    在东暖阁当值的太监王贵、几个宫女,顿时被朱高煦的表情吓得弯腰埋头,仿佛想躲起来。

    政见不同实属正常,朱高煦恼怒的是,自己的圣旨,连提拔个四品官也不行难道是老子平时对他们太好了、便要得寸进尺

    火气发泄之后,几乎只过了片刻,朱高煦便一下子冷静了不少。他心道刘鸣的任命必定能执行,只是刘鸣今后办事、能不能顺利进行,那便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朱高煦把奏本捡了起来,然后在桌案边缘上拍打了两下。

    这时王贵才躬身道“皇爷息怒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站了起来,在不甚宽敞的隔扇内来回踱着步子,手放在了背后。

    愤怒的情绪下,想法是完全不同的。他稍微冷静一些,便换了个想法蹇义等人应该并不想与皇帝作对,本朝的官员就想侵蚀皇权、真的是想多了;他们顶多为了防备所谓的“新党”夺权。

    而眼下的事,朱高煦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杨稷已经被逮获,杨士奇又是废太子的心腹嫡系,或许可以先借此事、吓吓那些历经几朝的大臣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