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八百八十八章 战鼓不息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海风之间,节奏缓慢的大鼓敲击声,一直没停。那鼓声如同身体里的心坎跳动,人们在任何地方都能感受到,仿若无处不在。那是明军多艘战舰一齐擂鼓,方才形成的效果。

    真腊大将军已经发现了明军的狂妄。明军以首尾相连的两列纵队,分别突入了联军的大阵之中;这样细长的纵队,极易遭受联军数面战船的登船围攻。但是明军似乎对此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远处的炮声此起彼伏,与海浪声夹杂到一起,形成了连绵不绝的偌大噪音。

    大将军的座舰已经向西南方向转向,他站在甲板上,冷冷地注视着形势的渐进变化。他此时没有太多的办法,海战的节奏比较缓慢,但是在战术上安排准备更慢,事到如今他能做的事、实在不多了。

    明军的两列纵队都在转向。他们先是依靠顺风,迎面向西南方向而来;进入联军的军阵之后,明军这时候转向,正在向南斜着航行。

    “右舷敌舰靠近!”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将军早就已经看出、敌军的长纵队方向了,这样的禀报毫不突然。他快步走到船舷旁边,立刻就看到一艘巨大的战船、正在缓缓向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战舰,当然是明国人的战船。大将军目光上移,又看了一眼明国人的灰白色庞然硬帆,他的目光在一面蓝底黄图的旗帜上停留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观望了一会儿,才转头说道:“下令,右舷准备作战!”

    身边的武将立刻高声呼喊,反复叫喊着大将军的军令。

    人们在甲板上又观望了许久,明军那艘打头的巨舰愈来愈近了。双方都没有发动攻击,明军的火炮似乎想更靠近了发|射,而真腊军远程主要靠弓|弩,现在敌船还在射程之外。

    敌舰从真腊人的右舷靠近,航向正南。大将军抬头看了一眼风标,此时的风、仍然是东北风。

    明军的战船,大致位于上风位置。

    那边传来了一声短促的号角声。又过了一会儿,双方距离只有一百多步远了。大将军听到了对面用小鼓急促地敲击起来,“咚咚咚”的声音不大,节奏却非常细密。

    真腊人的船上,也是一片喧闹,皮鼓奏响了慷慨而轻快的韵律。有人在大喊“弓箭手点燃油布”,有人在叫嚷着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大将军的座舰是一艘软帆大船,将士也是国王最精锐的队伍,士气保持得很好、尚无退缩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巨大的密集炮声终于响起了,明军的侧舷下面一排火光闪烁。大将军感觉到了甲板的震|动,听到了铁球击穿木板的破裂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便是一阵哭|爹喊|娘的惨叫,甲板上的损伤并不大,反而是下面的船舱里传来一片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今日的海风轻拂,水浪很小。敌军沉重的巨舰在这样的气候,颠簸不大;仗着真腊军没有火炮、敌军开炮的距离非常近,所以大部分炮弹都击中了目标。风平浪静的战场,对明国人的好处极大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便有武将禀报:“铁球击穿了右舷,在船舱里来回乱崩,我军死伤惨重!”

    大将军脸色铁青地应了一声,说道:“抢修破损,防止海水倒灌。”他说罢依旧瞧着右舷的方向。

    明军多门火炮齐|射之后,轰鸣声倒是消停了,但是浓|密的白烟、从上风位置弥漫了过来,一时间大将军甚么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真腊人从甲板上开始还击,用点燃了油布的箭矢、向浓烟深处抛|射。甲板上弦声“霹雳啪啪”直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烟雾之中又多又小的火光、如同萤火虫一样密集地大片闪耀,空气中传来了令人牙酸的尖啸声。无数的火箭、喷|射着火药燃烧的火焰,像蝗虫一般乱七八糟地飞过来了。

    密集的火箭之间,还有一些像乌鸦一样的木鸟,也是在火药燃烧的烟雾中、从空中乱飞。海面上一片绚烂的光芒,就像放了许多烟花似的。

    那些木乌鸦,数枚在空中燃|爆绽放,有的落到甲板上烧了起来。还有两枚正好飞到了帆布上爆|裂,船帆燃起了熊熊大火。甲板上一片叫喊,人们叫嚷着要爬上去救火。

    有个武将上前小声道:“船帆破坏,我们一时无法走脱了,大将军快先走罢。”

    大将军没有吭声,但他认可了武将的说法,座舰暂时已经变成了难以动弹控制的活靶子。

    硝烟在风中很快开始飘散,刚才那艘敌船从右前侧离开了,但后面一长串纵队的多艘巨舰,正在沿着那条航线陆续向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在危急的时间里、一向都还算镇定的大将军,此时终于喃喃说道:“真是耻辱,我宁肯不打这一仗。”

    因为船帆烧坏了一片,真腊船慢了下来。第二艘敌船,轻易地靠近了右舷。

    敌军故技重施,在百余步的时候才开始用重炮齐|射。但这一轮与刚才又有不同,明军发|射过来的铁球是烧红了的!

    烧红的铁球没能击穿真腊人的船体(为了避免高温铁球误点火药,里面垫了一层泥土,且因为同样的原因、铁球比炮管稍小,气密性更差),但是铁球打到甲板上时,滚|热暗红的铁很快把木板点燃了。

    甲板上浓烟滚滚,火势渐大。人们惊慌失措,提着木桶到处扑火,呛人的烟灰与蒸汽一起在甲板上弥漫,船上混乱异常。

    这时那个满刺加使节,已经叫上随从、把一条小船从左舷放进了海里。使者正在往下爬,准备要逃跑了。

    附近的几只真腊军小战船,终于完成了转向,朝这边增援过来,从数面向一艘明军巨舰包围。

    一艘小船行驶到了敌船的前方,两船眼看要撞到一起了。许多真腊人都扶在栏杆上,盯着右舷那边的窒息场面。果然没一会儿,风中便响起了巨大的撞击声、以及木头的“咔嚓”断裂声。

    真腊军的小船被撞偏了方向,而且船体好像开始漏水。敌船却丝毫不受影响,甚至连航向也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敌船的右舷响起了巨大的炮声轰鸣,以及炸豆一般密集的铳声络绎不绝,正在攻击那边的真腊小战船。烟雾弥漫,真腊大将军看不太清楚远处的船甚么遭遇,但听阵仗已猜到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好几只真腊军的小船围攻敌舰,就像耗子爬到了大象身上,没有抵挡住敌舰前进。真腊人想从敌军的侧舷、登船厮杀,也没能办到,它们刚刚靠近就被火铳火炮打得半沉。

    这时候如果继续组织围攻跳船,便有可能成功了,因为明军的火炮装填很慢。但大将军早已对舰队失去了控制,无法及时组织具体的战术……因为事先他们就没准备这个。本来冲着去突击奇袭的,哪会商议好这样的战术?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庞大的敌舰靠近了大将军这边的右舷,立刻用重炮齐|射。真腊船的甲板上,再次被上风来的硝烟笼罩。

    更惨的是甲板下的船舱里面。部分实心铁球的冲击角度恰当,便径直击破了已经破裂的船体硬木。那些炮弹的力道消了大半,却并未停止,飞进狭仄的船舱里、在四面的木板上来回撞击弹跳。一个士卒倒在地上,头骨都被撞碎了,红的白的在木板上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人群就像见到了鬼一样,大伙儿哭得一个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真腊将士们到处乱跑,似乎本能地想逃避那反复弹飞的铁球;有人在奔跑中踩着满地的潮|湿血污,滑倒摔得扑通直响,都在血泊中挣扎叫喊。

    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腥|味、恶臭味,一片混乱狼藉,简直形同地狱。

    “修好破……”忽然上面一个人伸出脑袋大喊了一声,但他的神情马上变了,一句话没喊完就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右侧船体多处破损,不过大多地方问题不大,只有在船体左右颠簸时、才会有海水灌进破洞。但有一个洞似乎很靠近吃水线,海水正在不断向船舱里灌进来。

    上面那人终于发现了那个洞,再次指着那边喊叫道:“拿木板堵住!”

    然而没有人听他的,木匠和将士都往甲板上逃。喊话的人只好冲进了船舱,他到处搜寻、终于找到了一块木板,然后双手按在那破洞上。可是没有锤子和铁钉,他便继续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有个浑身血污的黝黑汉子爬了过来,说道:“将军,赶快下令把压舱底的东西扔出去!水越多船越重,漏水就更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按着!”那武将道。然后连滚带爬地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然而一切都无法拯救真腊军主帅的旗舰。因为船帆被烧毁后、没能及时止住火势,桅杆也被火乌鸦烧焦了一根,庞大的船体早已缓慢下来,反复遭受着明军纵队的一次次重炮齐|射。旗舰已经开始侧倾了,下面的船舱里海水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真腊将士陆续从船舱里往上爬,整条战船完全失去了控制。

    又有人劝说大将军离船逃走。他长叹了一声,说道:“下令全军弃船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