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九百零一章 以身试法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孟骥找了一根筷子,挡住铁盅里的茶叶,然后把茶汤倒进两只景德镇的青花瓷杯、本是要外销的商品。这盏茶喝得相当沉闷,刘鸣没说话,孟骥也就沉住了气。

    某个时刻,刘鸣似乎欲言又止,看了孟骥一眼。然而过了一会儿,刘鸣忽然起身道:“多谢孟公公的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孟骥愣了一下,终于忍不住说道:“还能泡两次,刘使君先别急,再坐会儿罢。”

    刘鸣只得重新坐回木凳。

    孟骥只好主动问道:“暹罗人、真腊人来了几天,事情不好拖下去。刘使君可有计较?”

    刘鸣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,他沉吟片刻,说道:“真腊人所作所为、相当恶劣,我很厌恶那些人。但圣上委以大任,下官岂能以好恶决之?圣上多番与臣子谈论韬略,新政是要维持通往西洋的海路,并在南海诸国建立规矩。每念及此,下官便提醒自己要谨慎办事、为君分忧。

    真腊灭国,对大明是没有好处的。咱们不可能迁徙大量军民,前来这湿|热瘴气之地建立官府、直接治理当地。最终真腊国会被周围的暹罗、占城、安南等国吞并,其中暹罗国已然出动大军,会占据真腊大部分土地。

    近些年来暹罗的国力日盛,满刺加等国曾向它纳贡。而且暹罗不一定会听从朝廷的建议,如果仍由他们大举扩张势力、恐非好事。”

    孟骥点头道:“是的,开战之初,暹罗国就在观望。他们与真腊人的区别,只是没那么鲁莽,并不见得忠心朝廷。”

    既然刘鸣都表态了,孟骥便又说道:“刘使君是主张新政的大臣,南海的形势好转,对诸公的大事亦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刘鸣没有否定。

    孟骥观察着刘鸣浩然正气的表情,瞧不出来刘鸣有无私心、或是有几分私心。世人都很难不为自己着想,至少孟骥不是一心为公,他也有自家的考虑。

    “真腊废后如何安排?”孟骥又问。

    刘鸣道:“照规矩,先确定身份,然后再由中军商议此事。”

    所谓商议,说话有分量的人、无非就是刘鸣和孟骥。镇守此地的林子宣是个卫指挥使,军务该他管;但涉及朝廷邦交,一个卫指挥使武官还谈不上掺和。

    孟骥不动声色道:“让废后瞧瞧她弟弟安恩的头颅。安恩才是屠戮咱们使节的罪魁祸首,而并非甚么叛军贼人,此人也是罪有应得。”

    刘鸣道:“若确是安恩的头颅,则罪人伏诛,陈漳的仇也算有个了结。但杀人者并非废后,咱们还是公事公办。”

    孟骥听到这里,暗自里松了一大口气。表面上仍很淡然:“据说暹罗人杀安恩时,攻陷了他的领地,将其全家都杀了。这算不算是因果报应?”

    刘鸣道:“我不太信佛。汉传佛教与这边的佛,似乎也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孟骥这时才说道:“咱家提个主意,不过还是要刘使君来定。要确认废后身份,先让她看安恩的头颅、然后找个重伤投降的真腊将领见见。真腊使者,就不要他们见到废后了。您瞧如何?”

    刘鸣想了一会儿,问道:“孟公公的意思,怕真腊使者把废后索要回去?”

    孟骥道:“既然刘使君准备接受真腊人求和,两国要修好,那按理是该把他们的废后还回去的。废后也曾是国王的王后。”

    刘鸣若有所思,“会走漏风声罢?”

    孟骥微笑道:“那又怎样?咱们不承认,除非真腊人拿出真凭实据,可是哪来的凭据?”

    刘鸣道:“便依孟公公之意。”

    孟骥以为刘鸣会继续问缘由,但刘鸣居然甚么也没问。孟骥不禁又高看了他一眼,这个武德年间才入仕为官的年轻进士,似乎并不像他的年纪一样稚嫩。

    刘鸣遂起身告辞,孟骥这次没留他,把他送到了帐门外。

    次日刘鸣便见了指挥林子宣,知会林子宣调遣一队将士作为仪仗、在第二天穿戴军礼服到中军大帐。大明官员将正式接待各国使臣,相商邦交事宜。

    但当天刘鸣就私见了其中的真腊人,当然陪同的还有宦官孟骥、通事官员,以及锦衣卫的当值校尉。

    真腊使者见到大明官员后,立刻就开始辩解。他声称屠戮大明使团的安恩、擅作主张,并非真腊王室的意愿;真腊君臣知道此事后,也是大为光火。而与大明为敌,乃因满刺加国使者的煽|动、后族迷惑,当今国中的贵族文武都曾设法反对。

    不过刘鸣似乎对以前的事不感兴趣了,他问道:“真腊国是否公然承认、大明朝廷在西贡湾设置‘使臣’,是否愿意将西贡以东的土地划归占城国?并且应遣使纳贡称臣,国王接受大明官职,出任‘真腊都督府’都督一职。”

    使者几乎没怎么犹豫,径直问道:“大明能够让暹罗国的军队、从吴哥城退走,停止威胁金边城?”

    刘鸣经过通事的翻译,说道:“如果朝廷不能做到,让真腊国亡国了,向你们提的要求还有甚么作用?”

    于是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,马上达成了媾和意见。

    一夜之后,中军大帐布置了一番,早晨便开始接待外藩使者的简单典礼。先是刘鸣、孟骥与军中将领一道,到辕门外迎接三国使者,一路走到中军大帐外的空地。

    这时身穿青色整洁军服的将士们,排列成整肃的队伍,开始奏礼乐升旗。恢弘的横吹曲子与铜镲的节奏中,一面团龙日月旗升上了高高的旗杆。

    诸官员都向旗帜拱手作拜,使者们也只好跟着鞠躬。接着刘鸣等朝向北方,称颂皇帝、遥祝万岁,这才迎众人入帐。

    帐外的侍卫武将吆喝行礼,侍立两侧的卫士们一齐将轻铳举了起来,抱拳向中间的人执军礼,空中传来“哗啦”整齐的声音。

    外藩使臣们都不禁侧目,用复杂的眼光观摩着侍卫们。当今这个时代,估计他们从来没有见过、比这支军队更加严整的军容。出自沈徐商帮统一采购的青色军礼服,样式颜色一模一样,平素行军扎营大伙儿不穿这身,所以很整齐干净。队列也延续伐罪军的训练,相当整齐,模样看起来着实规整。

    刘鸣照规矩,先询问各国使者的国王们安好,然后才落座。因刘鸣只是个官员,所以他和孟骥在上位入座后,也请诸位使者、副使坐。

    但见真腊人与暹罗人的打扮有点相似,带的帽子都是尖顶,如同他们的佛寺宝塔;然而这两帮人是仇敌。反倒是曾与真腊人结盟的满刺加人,穿戴服饰大相径庭,他们用布缠在头上、就像波斯人一样。

    经过通事的翻译交谈,今日的议事、却完全没有昨天那么顺利。

    很快真腊人与他们的盟友满刺加人吵起来了。争执的地方,在于最初的战争、究竟是谁挑|起的。几方大战之后,如今似乎打成了一个糊涂账。

    刘鸣出面制止了他们争吵。满刺加使者又提出请求:要明军海军从马六甲撤军,停止进攻满刺加国,他们将遣使朝贡称臣,并与大明皇帝重修旧好。

    “本官无法决定此事。过阵子有船回大明京师,你们可以遣使,随船入京觐见,向圣上请旨。”刘鸣答复完,便转头看向通事。

    接着暹罗使者走出来请功,声称他们听从大明皇帝的号令、与明军一道夹击真腊,并攻陷了真腊都城吴哥城。

    真腊使者居然听得懂暹罗话,他们忍无可忍,当场又骂了起来。刘鸣询问通事,才搞清楚他们说的话。大致是真腊人骂暹罗国奸诈狡猾,先是观望胜负、然后才选|边站|队从中牟利。

    刘鸣抬起双手,示意两人住口,通事官员也从中说话,这才又稍稍平息了。

    “真腊国罪犯已伏诛,其王室遣使议和,有意重修旧好。”刘鸣开口道,“大明朝廷一向喜和厌战,国事可谈,则不宜继续妄动兵戈。暹罗军应立刻撤退至本国,停止进犯真腊。”

    暹罗使者很震惊,先是问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倒是满刺加使者,终于有了些许欣慰之色。满刺加人与暹罗国也有仇怨,据说暹罗国多年逼他们用黄金交税。

    暹罗使者继续争辩,并认为大明朝廷的态度变化太快,并不合理。他也没有答应撤军的要求。

    刘鸣听了半天,便说道:“昔日安南国胡氏乱|党,不听从朝廷劝说,次年灭国;占城人在承化地区的事情上,不从朝廷斡旋,很快被安南军打得溃不成军,王城危急,幸得圣上仁厚才避免了他们的灭顶之灾;今真腊国奸臣屠戮大明使团,下场又是如何?你回去问问你们的国君,暹罗国是不是还想以身试法?”

    通事翻译成三国语言之后,大帐里一时间安静异常。人们久久无话可说,不少人脸上确实露出了严肃而担忧的神情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暹罗使者上前鞠躬,声称告辞,接着便离席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观摩的宦官孟骥看得出来,暹罗使者对今日的裁决十分生气。不过大事谈到现在,也该说完了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