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十二章 天公助俺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("readerfs").classname = "rfs_" + rsetdef()[3]

    朱高煦带着几股铁骑横扫战场,这时便见前方刀枪林立,中间一个粗壮异常的汉子,不是平安是谁?

    今天的战场位于燕军后营,官军完全没有援兵的迹象;但此时燕军的张玉正在迂回包抄。朱高煦想到这里,心里便踏实了不少,拍马直冲平安。

    不料平安竟然还笑得出来?只听得那厮在前边笑骂道:“高阳王逃命快,怕我追不上哟!”

    “若你被围,有种也别跑!”朱高煦回敬道。

    两军马不停蹄,马蹄轰鸣声,距离越来越近。朱高煦和平安十分有默契,都找着对方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朱高煦在疾奔的马上,左手把雁翎刀拔了出来。左手提刀,右手单手抬着长枪冲去。相距数步时,朱高煦右脚踢了马一脚。座下的战马一边向前猛贯,一边正向左转弯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朱高煦瞅准了距离,右手微微扭动,一枪带着劲风对着平安刺去。“铛”地一声,长枪打在了铁盾上。平安防过一招,挥起重斧便要反击,不料朱高煦已经骑着马从左翼跑走了,那斧头根本够不着。

    左翼一敌骑的长枪已刺到,朱高煦左手抬起雁翎刀击偏那长枪的方向,手腕一转,将刀锋往上,反手就是一挥,金属磨出尖锐的刺响,接着“啊”地一声惨叫,那骑兵的下巴被雁翎刀划伤了,血染黄尘。

    周围马蹄凌乱,双方的骑兵交错拼杀起来。朱高煦拉动缰绳,让战马转了个小圈,调头过来。

    “高阳王在调戏你哥么?”平安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厮废话真多!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……”平安举起圆盾,挡住了空中抛射下来的箭矢。但官军其它骑兵大多拿的长枪,中箭者无算。侧面的藩骑正在陆续冲过,骑射如雨横飞。

    这时朱高煦已趁机策马冲了过去,左手将雁翎刀放到嘴边、张嘴将刀背咬住,左手也抬起来、稳住了长枪木柄,双手用力“嗖”地一下快速刺出。平安挥斧欲打,但朱高煦早已微收去势,平安的斧头“呼”地一声扫在了空气中。两骑瞬间冲近,朱高煦第二次飞速直刺面门。

    “哐”平安拿盾牌又挡住了,长枪一滑,几乎贴着平安的脸刺过去。这厮的斧头很重,挥出去收得慢,但反应也快,盾用得很娴熟。

    两骑又交错远离了几步。

    平安回头大骂了一声,他娘|的终于笑不出来了!

    朱高煦已找准了法门,论力气他虽然大,但大不过平安……就平安那粗膀子的肌肉恐怕不是白长的!但那厮用斧头,注定没有朱高煦灵活。

    “呼哧!”朱高煦听到了身后平安重重的呼吸声,那厮之前便力战许久,体力肯定有点透支了。

    于是朱高煦调头又冲,不料平安没调头,竟径直开跑了!

    “平安小子,逃命很快,怕我追不上哟!”朱高煦在后面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平安回头将斧头猛地掷了过来。朱高煦“嘿”地喊了一声,马上用长枪和雁翎刀交叉一挡,然后向左边扫去,身体却向右偏。“叮哐”一声,总算躲过去了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声吆喝,“他娘|的,骑兵不跑还叫骑兵吗?”

    再看平安时,那厮一眨眼竟跑出了十几步,比谁跑得都快。

    “杀!”朱高煦大喊一声,带着骑兵掩杀过去,东边张玉部的人马也隐隐在望了。平安率骑兵往东南方向逃跑,后军被追杀击毙无算。

    不过平安部居然没被合围,也是本事。官军这股骑兵鏖战多时,连破燕军后营几处,但援军一直没有,平安跑得很果断……若是朱高煦面临这样的处境,要援军没有、敌兵倒越来越多,他肯定早跑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玉的喊声传来:“高阳王勿追,俺们去护卫燕王!”

    朱高煦便踢马转向,绕道向白沟河方向。侧面和后面的青旗、绿旗也在转向了,根本不需要朱高煦下令。

    众人望着旗杆很高的靖难大旗,纷纷向燕王聚拢。

    朱高煦拍马上前,在马上抱拳道:“儿臣昨日便听得炮响,实在忧心父王安危,便擅做主张前来增援,请父王恕罪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燕王瞪眼道,“俺儿来得及时。”

    燕王看了他一眼,顾不得多言,又回顾左右道:“前军艰苦,俺们收拢骑兵,前去侧击官军大阵!”

    张玉忙道:“王爷坐镇中军,末将愿往!”

    燕王摇头道:“俺听前军奏报,将士被官军阵仗吓着了,俺亲自上前,激励将士!此战关系存亡,俺等必竭尽全力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朱高煦遂率军跟着大旗,一起向东南方向运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一阵大风从后侧吹来,将朱高煦的斗篷吹得飘到了空中。他转头看时,眼睛都几乎睁不开,被马蹄踏起的沙尘迎面扑来,简直满脸都是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远处燕王的声音道:“天公助俺,风吹敌阵,诸将士勉力!”

    人马汹汹中,陆续传来一阵阵呐喊,此起彼伏,声势在大风中呼啸。

    朱高煦跑了好一会儿,眯着眼睛努力眺望时,眼前尘土弥漫,砂石、杂物在空中乱飞,周围只见人马旗帜晃动,难以辨别战场上的情况。只听得“轰轰轰……”的炮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这时,白沟河那边大火冲天,烟雾夹杂着黑灰腾空乱窜,乱七八糟的碎屑向官军大营那边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稍远的地方,连旗帜都看不见。此时风声呼啸,朱高煦对敌兵具体在哪里也不清楚,这战场没法指挥!只能靠各将领机智应变罢?

    朱高煦一边跑,一边抬头找天上的太阳。尘雾稍散,黑云中隐隐有金光,他便喊道:“传令,诸将看太阳,往东南之间走,各部自行作战!”

    一众人跑了半天,总算隐约看到了战场。许多人推着板车往前冲,上面堆放着茅草、枯木、帐篷等一切可燃的东西,还有火药的白烟。

    燃料还是太少,但那烧着的茅草烟灰、硝烟被大风吹到南边,若是官军面对这边,恐怕眼睛别想睁开了。

    朱高煦看那些推板车的方向,又往前冲了一阵,终于看到了奔跑的官军将士。没人对着北面,他们全都背对着这边,正在溃逃,兵器、军旗、盔甲丢得到处都是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