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哪里都是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一连几天太子都让次妃侍寝。太子有一次在枕边叹气说,他每天都小心翼翼的,明明没做什么事、却觉得很累;唯有和她独处时,才能有片刻放松。

    但彼此认识不久,郭嫣不知太子爷为何有这样的感受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太子甚至亲自陪着郭嫣回娘家,见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仪仗队伍刚到郭府,却见另一队车马也过来了。太子挑开帘子,看了一眼对面那些随从扛着的灯上写着“汉王”,便冷冷道:“二弟也来了,倒是巧。”

    马车停靠下来,郭嫣先下车,太子则由两个宦官搀扶着,艰难地往出口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郭嫣转头看那边,便看见了一个穿着蓝色团龙服的年轻男子,站在马车旁边,身材十分高大挺拔……他是太子的二弟朱高煦?不是谁说过、朱高煦是个满脸横肉的武夫吗?

    那龙袍男子轻轻掀开帘子,左手将布帘揭上去、手挡在车顶,右手伸出去轻巧地托住一只胳膊,便见郭薇笑吟吟地从马车里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能对郭薇这样做的男人,不是朱高煦是谁?

    两个男女离得很近,缓缓走了过来。龙袍男子先抱拳对太子道:“拜见大哥。”接着目光从郭嫣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“大姐!”薇儿先唤了一声,接着微微吐了一下舌尖、转头看了朱高煦一眼,忙将手执于腹前,款款屈膝道,“见过太子殿下,弟媳失礼了,请太子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太子也回礼作拜,问兄弟夫妇好。

    两兄弟见礼后,朱高煦的目光看着郭嫣,郭嫣忙作万福,“妾身见过汉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这才抱拳拜道:“姨姐好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称呼,叫郭嫣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转念一想:她是次妃,汉王不能叫嫂子、不然将张氏置于何地?于是以郭家的亲戚关系称呼,虽不太合规矩,却显得亲近、最大限度地给了郭嫣面子。

    只见那身蓝色团领袍服穿在朱高煦身上,十分笔挺整洁,眼前的王爷举止也十分从容得体。他虽然不是什么风雅读书人,却自有一番雄壮气度。郭嫣不知怎地,心里忽然有点酸酸的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相貌怎样,朱高煦不是太子、仍然要去云南边陲。

    “俺们到郭府上说话。”太子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点头道:“大哥请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竟伸手轻轻扶住了太子,并肩走在前面,兄弟俩似乎很亲近……与外面传言的二人为争太子位要死要活的关系,似乎也有点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二弟莫要怪父皇母后。”太子语重心长地劝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摇头笑了笑:“我以前就说了,太子让大哥做才行,大哥不信?我做个亲王挺好的……唉,就是远了点,我原以为起码封到苏杭扬这些地方罢,没想到是云南!”

    朱高煦又微笑着神秘兮兮地转头道,“不过父皇答应了我,如果我在云南干得好,过几年就给我换个好地方,一道圣旨的事儿!”

    太子也不禁笑了,点头道:“是哩,父皇若真那么说了,说话总是算数的,二弟好好干!”

    “咱们母后也说了,过几年就帮我给父皇说情。”朱高煦又微笑道。

    这时郭府的大门开了,一群人迎出来,人们一番打躬作揖,寒暄了一阵,将两个皇子迎入大门。

    两兄弟仍并肩而行,让郭铭等人陪在一旁。

    朱高煦一脸诚恳地转头道:“如今大哥做了太子,也好!咱们兄弟把以前的事儿都忘了,又是自家亲兄弟。”

    太子伸手拍在朱高煦的肩膀上,“二弟说的什么话,俺们不一直是亲兄弟?小时候二弟还和三弟打过架哩,三弟现在不是和你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三弟和我打架?”朱高煦作回想状,接着便仰头“哈哈”大笑。

    兄弟俩说说笑笑,话题已扯到十几年前了……有些传言,真不能信!他们关系那么好,谁传的谣?

    来到中堂,郭铭的几个弟弟也来了,男人们在里面尽说一些没意思的又假又大的话,郭嫣等女子便去内宅。

    “太子对姐姐好吗?”妹妹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郭嫣愣了一下,说道:“挺好。太子脾气好,第一天到春和宫,我礼节荒疏,太子还替我打圆场……这些事可别告诉爹,爹又该骂我了。”

    妹妹微微松了一口气:“太子就是胖了点,我上次在皇宫看见他,想提醒姐姐的。可王爷说没用,无论姐姐愿不愿意,也不能违抗父皇的旨意;连父皇的亲儿子也不能违抗,何况是一介女子哩?”

    原来你们早就知道了?!

    郭嫣心里冒出一种感觉:这世道也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她却抱怨不出来!不知怎么回事,出嫁才几天时间,郭嫣觉得自己对娘家的感受完全变了……

    原来是觉得父母弟弟妹妹才是自己人,只要提防不被外人笑话、看不起;刚一出嫁,她却在娘家人面前也不想丢脸了。

    郭嫣对妹妹的感觉也变了。姐妹二人都出嫁之后,郭嫣依旧觉得妹妹很亲近、希望妹妹过得好;但一要比较的时候,她又不愿被妹妹同情。就算是亲妹妹,凭甚么要在她面前感到优越?

    妹妹或许见郭嫣脸色不太好,忙小声道:“我告诉姐姐一件密事,王爷说的,姐姐可千万别说出去!父皇一定要把咱们姐妹分嫁给两个皇子,是不想武定侯府与任何一个皇子结盟。所以这些事,不是女流之辈能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郭嫣轻声道:“真的没甚么,他是皇太子,长得有福相、是人们最不在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能想通就好。”妹妹舒出一口气,“我到了王府才知道,咱们看起来风光,其实还是弱女子,一不小心连个奴婢都能算计欺负你。大事更没法子,只能看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命,郭嫣感觉有点刺耳,便轻声道:“听说汉王要去云南,妹妹也要跟着去罢?”

    妹妹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我当然去呀!王爷去哪,我就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云南是蛮荒之地,瘴气、蛮子很多,妹妹可要将息自己。”郭嫣轻声劝道。她说完觉得自己是真心的,看薇儿那细皮嫩肉的模样儿,又是自家妹妹,郭嫣哪能一点都不心疼?

    妹妹却笑着摇头道:“王爷就是我的地,只要有他的地儿、哪里都是家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母亲徐氏进屋来了。徐氏看了薇儿一眼,径直就问郭嫣:“那册子所写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郭嫣低下头,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徐氏似乎又要开始啰嗦了。不知怎么回事,几年前母亲的话没那么多,这两年愈发喜欢叨念。幸好马上就有个丫鬟到门口,找徐氏有事。徐氏看了她们姐妹一眼,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郭府吃过午饭,朱高煦就带着郭薇一起回府。他封了亲王,但暂时还住在原来的小小郡王府。

    “薇儿,你姐是太子的人了,你们姐妹无论说甚么家常、逸闻趣事我都管不着,但涉及正事的话,薇儿一定要三思,别什么都说。”朱高煦温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郭薇听罢轻轻点头。忽然她的脸色比哭还难看,怯生生道:“我不小心,把王爷上次告诉我的话告诉姐姐了,便是父皇为何要把姐姐嫁给太子的话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想了想,道:“薇儿是怕你姐姐怪你,没告诉她太子很胖?”

    郭薇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朱高煦道:“说了也没甚么,你别担心。大伙儿都不蠢,都知道的事儿,谁心里没数哩?”

    郭薇又问:“我听王爷与太子说,咱们去了云南,父皇过几年会让咱们回来?”

    “难说。”朱高煦看了她一眼,小声道,“父皇原来还告诉我,让我做太子哩;现在太子没做成不说,还被打发去了云南,我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叹道:“这世上,不是自己想干什么,就能干什么的。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向现实妥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郭薇仰头一脸崇拜地看着朱高煦。

    朱高煦皱眉沉默不语,一时间也忽视了娇|妻。他正在琢磨,自己哭闹不去云南会是甚么结果?

    ……皇帝可能会感觉无法掌控局面,因此想办法弄到他一个更好控制监视的地方。

    能建基业的好地方就别想了。中国围棋,就是基于天下争霸的格局搞出来的游戏,占角占边、水路线点、攻守进退,古人早就玩得烂熟。什么地方什么作用,能武力争夺天下的人,能看不到?

    而太子、大臣,会进一步确定朱高煦夺嫡的野心,防备警惕心更重,斗争也会日趋激烈。

    朱高煦想到这里,伸手抓住郭薇光滑的小手:“我会竭尽全力为身边的人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他见郭薇转头看过来,又道:“过阵子我三弟要娶徐章的女儿,两个妹妹要先后嫁宋晟的两个儿子。公主不缺丰厚的嫁妆财宝,嫣儿帮我想两件女孩儿喜欢的东西,我要送给两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记住了。”郭薇点头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犹自在嘀咕:“宋家很厉害,能让父皇送两个公主。徐章又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