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雪恨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沐府内外吵闹非常,不知有多少人聚集在这里。除了宾客,还有宾客的马夫、跟班、家丁,甚至还有家眷。沐府的家臣奴仆们也在忙里忙外。

    很多宾客都走正南门,不过东门也有很多人。寿宴临时缺一些东西,有奴仆刚采购回来、正往门里送;还有梨园的戏班子在搬东西,沐府奴婢也来帮忙了。

    段雪恨穿着奴婢的衣裳,从一辆马车上拿了一只鼓,便径直往西门里走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扑了一些深色的粉末,脸色看起来和很多奴婢一样黑,但走到门口时仍有点紧张。阳光刺眼,让少见阳光的她有点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终于迈进了门槛,她埋着头就往敲锣的方向走,心里也微微松了一口气。没有人盘问她,或许沐府的人以为她是戏班子的、戏班子的人又以为她是沐府的奴婢。

    今天段雪恨混进沐府,不为刺|杀,只为一个人而来:胡濙。

    ……段雪恨的母亲段杨氏被抓了,她没有办法救出母亲;而且她内心里也不太愿意豁出性命、去做那件事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,能让段雪恨觉得做甚么都值得,那就是她父亲,可是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而她对活着的母亲,反而感觉很复杂。母亲养育了她、从小让她依赖;但是母亲心里很多怨恨,有时候会莫名地打骂虐|待段雪恨。

    母亲为了让她记得那些仇恨,很多年只让段雪恨昼伏夜出。母亲说,要记得这个世上只有无尽的夜幕、却没有青天。

    段雪恨常常觉得,母亲即可恨又可怜。

    不过她先父是个尽善尽美的人。段雪恨了解先父的一切,都是通过母亲段杨氏无数次的倾谈、事无巨细的叙述。虽然段雪恨记不起先父了,但因为母亲说得非常细致,让她觉得好像亲眼见过、先父是多么好的一个人。段雪恨坚信,如果他还在世,她们母女的日子一定充满欢笑……

    此前母亲被汉王抓获,段雪恨以为,母亲很快就会被放出来。但至今没有!

    按照她们的推测,汉王应该想搞垮沐家,然后进一步独占云南;如同当年元朝梁王毕生所求,就是这样!而她们母女,也是想让沐家遭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汉王放走段杨氏、让段杨氏继续对付沐府,这样做对他有利才对。但汉王没有,段雪恨一时也猜不出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母亲身陷汉王府的事,给段雪恨提了醒:仇敌的敌人,不一定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想要把沐晟的罪状、抖给沐家的仇敌,除了汉王会做这种事,还有一个人就是胡濙!这是段雪恨母女此前就得到了的消息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段雪恨愈发小心了。如果她也被抓住,那先父的仇、还有谁来报?

    所以段雪恨现在的打算是,目前应详尽地观察胡濙在做什么、与什么人结交,先瞧瞧有没有机会。她不会再贸然把自己暴|露给胡濙等人。

    她拿着东西,混在熙攘忙碌的人群里,来到了沐府前厅,不动声色地寻找着胡濙。

    前厅庭院里的戏台子已经搭好了,乐工也来到了戏台两侧,但戏还没有开唱。就在这时,胡濙的身影出现在了戏台附近。

    段雪恨默默地继续往前走,把鼓送到戏台后面。

    她很快发现,胡濙正瞧着另一个人,那是个十几岁的英俊后生,长得眉清目秀……段雪恨见过此人,此人曾和沐晟的女儿沐蓁在一起。眼下也是,那后生旁边的小娘就是沐蓁。

    ……英俊后生,自然就是耿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在一群戏子的簇拥下,已经装扮好的李楼先向戏台后面走去。耿浩旁边表妹沐蓁一脸惊喜道:“李楼先来了啊!”

    耿浩听罢也循声望去。他实在不知道,李楼先哪里让表妹如此痴迷。一连好几次去看李楼先唱的戏,耿浩也只是为了陪表妹而已,不然他可能并不会去看。

    李楼先似乎听到了沐蓁的声音,竟然朝这边走来了!

    沐蓁有点受宠若惊的模样。耿浩不禁心道:那就是个戏子罢了,表妹比她尊贵多了,犯的着么?

    “李姑娘上回排的新戏,我没看全,有点事走了,今天李姑娘还会唱么?”沐蓁客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李楼先的眼睛里带着笑意,但她不敢放心地笑,脸上抹着妆哩。她说话非常温柔,细声细气地道:“回沐小姐话,第二场就唱。今日整个戏班子都是汉王请来的,乃汉王送给沐老夫人的礼物。还有一份礼物,是汉王送给沐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汉王为何要送我东西呀?”沐蓁轻声问道,微微侧目看了一眼耿浩。

    李楼先已从怀里拿出一本册子来,“妾身亲手抄的《西厢记》戏本,为了赶着抄完,昨夜熬了会儿夜,今日迟了一些,小姐若见到西平侯,还望小姐替妾身致歉。”

    沐蓁接过戏本,顿时把刚才的担忧抛诸脑外,一时间就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李楼先微微屈膝道:“不敢让侯府的宾客久等了,妾身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沐蓁指着戏本道:“多谢李姑娘。”

    这时耿浩已是满肚子的酸和苦!他看了一眼手里装珍珠手链子的盒子……表妹嘴上说漂亮,却只看了一眼就马上忘了;可汉王叫个戏子送了本破戏本,她就当宝一样!

    耿浩心道:这世上之人,只对有钱有势的人趋之若鹜!原以为表妹出淤泥而不染,可看她的所作所为,也不过如此。只因那汉王有权有势,轻而易举就让表妹激动成了这样……你怕是宁肯给人做妾,也不愿意跟着我这样落魄的人当宝罢?

    耿浩不愿再与表妹争执,他已不止一次清楚地说过:自己厌恶汉王!但表妹依旧不知收敛,把自己的话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那还说甚么?

    “这是李楼先亲手抄的戏本啊,表哥知道我喜欢李楼先的戏。”沐蓁小心说道。

    耿浩强行压着胸中的怒气,脸上憋出了一丝笑容,点了点头:“能借我看看么?”

    此时沐蓁竟然有点犹豫,耿浩看她双手使劲捏着戏本的样子,心里简直像塞进了一大袋冰块,整颗心都冷了。

    沐蓁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,才终于把那破“宝贝”递了过来:“只要是我的,表哥想要、我都给你!”

    耿浩接到手,随手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戏台子上再次响起了一阵丝竹锣鼓之声,好像要开始唱戏了。沐蓁转头看向了戏台子,耿浩道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沐蓁急忙道:“我就在这里等你,表兄别乱走呀,我答应了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答应了别人?便是刚才内厅那官儿,要把我当贼一样看着嘛。

    耿浩拿着戏本,径直去了一排廊房后面、院子角落的一处茅房。他绕过围墙进去,掀开帘子,骂了一声便把戏本扔进了茅坑!杀祖父的仇人,他的东西只配丢茅坑里!

    耿浩似乎好受了一点,从茅房走了出来,迎面一个穿青袍的官儿正微笑着目视他,马上又向这边作揖。

    “您是……”耿浩也忙回礼。

    此人在官员里算是年轻的,可能还不到三十岁,他说道:“我乃户科给事中胡濙,敢问小哥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耿浩皱眉道:“在下似乎不认识阁下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名叫胡濙的官儿指着耿浩手里的盒子,道:“我在正门楼就见过小哥,小哥的礼没送,人却进来了?”

    耿浩道:“在下认识沐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胡濙道:“今天来的人都认识西平侯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没犯法,犯不着被人审问。”耿浩抬腿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哎!小哥误会了,我问多了,有错有错。”胡濙道,“不过小哥把那美貌姑娘的戏本扔了,如何交代?我刚才见得,那姑娘似乎很喜欢那戏本啊。”

    耿浩顿时停下脚步:“阁下什么意思?我何时把戏本扔茅坑的,那是不慎掉下去的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胡濙点头道,“小哥,我住在城东的报恩寺街,靠街面西头。你在附近问一下那些商铺小二,有好些人都知道那里住着个京官。”

    耿浩道:“阁下好生奇怪,我与您素不相识,为何要来找您?”

    胡濙道:“我就是先说一声,咱们能见面,那就是缘分,万一小哥想找我哩?”

    耿浩摇摇头,抱拳道:“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那胡濙非常烦人,这时又道:“听小哥的口音,好像是京师来的?”

    耿浩不答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走到前面廊房转角处,耿浩回头看了一眼,见胡濙的目光还在送自己。胡濙见他回头,又微微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他心道:只配穿青色官袍的官儿?我见得多了,若是先祖父在世,这等人给我提鞋也不配!

    耿浩回到戏台子附近,寻见了沐蓁。果然沐蓁看他空手回来,立刻就问:“表哥,我的戏本呢?”

    “不慎掉进茅坑了。”耿浩硬着头皮道。他已准备好被表妹骂一顿了。

    不料沐蓁竟然沉默了好一会儿,然后忽然“唉”地叹了一声气。耿浩有点困惑,忙道:“表妹骂我罢!”

    沐蓁摇了摇头:“我知道表哥心里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耿浩一时间没明白表妹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