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天高地厚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天黑之后才会让人想起,原来昆明城已是深冬季节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空中飘起了小雨,天气更冷了。

    段雪恨将双臂环抱,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步伐,沿着街边漫无目的地走着。若是在寻常时,遇到这点难处,她迅速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;但今天不知怎么回事,她简直甚么也不想做。

    以前很多年,段雪恨也经常独自在夜里活动,不过从未有如此感受。或许在那时,她知道自己是谁、要干甚么,而且母亲总是或多或少会挂念她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段雪恨偶尔还会隐隐有点庆幸,庆幸今天没有一时愤怒杀掉段夫人。至少到现在为止,她没后悔过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天上又下着雨,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段雪恨前后看了一会儿,已认不出路来,不知自己走到了城里的哪个地方。街面上漆黑一片,寒风夹杂着雨水从风口灌进来“呜呜”直响,平增可怖之气。

    她不知自己以后要干甚么,兴许她现在死在路边,也不会再有人过问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辆挂着灯笼的马车缓缓从后面驶来,路面被灯笼短暂地照亮。段雪恨回头看了一眼,眼睛被灯笼的光刺得无法完全睁开。

    马车慢慢在路上停了下来。段雪恨眯着眼睛一看,便看见一个高大的影子从里面走了出来。片刻后她才看清楚,原来是汉王朱高煦!

    几盏明亮的灯笼,已将潮|湿漆黑的旧街照得一片亮堂。时常昼伏夜出的段雪恨,眼下却忽然觉得明亮的光、原来也可以如此好。

    段雪恨惊讶道:“殿下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朱高煦打着一把伞过来,遮到了段雪恨的头顶,他的声音道:“我专门来接你的。不亲自来,怕你不愿意回来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不容分说,把一件毛皮大衣披到了段雪恨身上。在小雨横飞的夜里,这皮毛真是很软、很暖和。

    段雪恨说不出一句话来,却没有拒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走罢,咱们回府。”朱高煦道。

    段雪恨大胆地“嗯”地应了一声。她的脸顿时微微一红,埋下头,不知怎么回事忽然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。

    朱高煦打着伞,和她一起向那辆马车走过去。短短的一段路,段雪恨感觉有点恍惚,仿佛是做梦一样,因为她完全没想到夜深了,还能遇见汉王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她悄悄转过头,只有仰起头才能看朱高煦的侧脸,她心里隐隐有种感觉,这个身影,似乎是母亲口中的父亲、又似乎是沐府的沐春……但等她回过神来,才明白身边的汉子,年龄可能比她还稍小。

    朱高煦先走到马车门前,将木门拉开,扶住段雪恨先上去。段雪恨一抬头撞到了甚么软的东西,这才发现碰到了朱高煦的手;她的头顶要撞到的木头,已被朱高煦用手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朱高煦用力收了伞,随即跳上了马车,说道:“回府。”

    外面骑马的人答道:“得令!”

    段雪恨一直低着头,完全没吭声。她忽然有点不太习惯,因为以前身边唯一亲近的人,对她不是打就是骂,她也习惯了;现在一下子感觉被人护着,真是奇怪得浑身都不利索。

    这辆马车是普通的毡车,不过里面收拾得非常干净,脚下还铺了柔软的毯子。段雪恨在下雨的泥污里走了大半天,鞋子和腿上全是泥,一下子就弄脏了毯子。朱高煦倒是完全不注意这些事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段雪恨终于开口道,“我现在还有甚么用,值得王爷如此待我?”

    朱高煦沉默片刻,说道:“我这个人,对自己关心的人,甚么都舍得,甚么都能做。”

    “关心?”段雪恨有点茫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点点头:“我关心你,你也就会关心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把段雪恨重新接回了汉王府,朱高煦心情很好。叫人把她安顿下来后,此时已经是深夜,他便径直会后宫去了。

    寝宫里烧着木炭,他一进来就觉得暖和了许多。这传说中的春|城,还是有寒冷的时候,不仅看季节、还看天气,接连下雨的日子晚上就有寒意。

    王妃郭薇和几个宫女上前,把朱高煦把身上沾上泥的袍服、靴子以及绑在脚上的袜子都脱了。

    等宫女们打热水进来,郭薇便叫她们退下,自己进来服侍朱高煦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王爷出门是去接那个段雪恨么?”郭薇问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点头道:“此人本事相当了得,今日我叫守御所的兄弟看着她,果然发现她没进沐府。酉时我得到消息,便准备去把她接回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郭薇低声道:“王爷还亲自去接她,待她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煦转头看着郭薇的脸:“薇儿似乎吃醋了?”

    郭薇不置可否,用试探的口吻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王爷会怪我善妒么?”

    朱高煦微笑着摇头道:“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,王府上那么多女子在近前,有的会服侍我洗澡,还有侍寝的。薇儿不吃她们的醋,在意一个女刺客作甚?我连手指头都没碰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郭薇喃喃道:“我不在意宫女如何亲近王爷,如何侍候王爷……谁亲近您并不重要。我最不愿见到的事,是王爷对别的女人好。以及王爷喜欢她们的身体,抚摸她们、对她们说些好听的话。那种时候,我明知善妒不对,也会忍不住难受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听罢有点尴尬地看了郭薇一眼,若有所思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两天雨停了,天上立刻就是蓝天白云。云南布政使司的天气,转变很突然。

    沐府里一个身穿布袍头戴幞头的管事,正在沐晟跟前说话:“侯爷的表兄耿琦,已在客厅等了两个时辰,称无论如何也要请见侯爷一面。”

    沐晟踱了几步,脱口道:“见了他,我能说甚么?”

    管事躬身立在屋子里,只道:“是。”片刻后,他便抱拳道:“小的这就去,想法子打发了他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沐晟想到了老夫人,便道:“慢着。不管怎样,我还是不能太薄情寡义,总该让他见到面的。”

    管事又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沐晟走出房门,径直去了前厅的客厅。

    耿琦一脸憔悴,见到沐晟竟然跪伏在地。沐晟吃了一惊,赶紧快步走上去,扶住耿琦道:“这如何使得?表兄行此大礼,不是折我的寿么?”

    耿琦低着头皱眉道:“愚兄今天是来请罪的!”

    “起来说,起来再说。”沐晟用力将他的手臂提了起来,又请耿琦在椅子上落座。

    耿琦侧过头,一副难言和难以面对的表情,抱拳道:“我实在愚钝,不久前才知道那逆子的事!”

    沐晟也不想太客套了,径直道:“耿浩年少轻狂,难免犯错,只是这回犯的错太大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耿琦骂道,“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!都是被他娘惯坏的,如今我是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沐晟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表兄的为人,我是很清楚的,情知此事绝非表兄之意。事到如今,我也很想再帮耿家,可是……表兄应该大抵知道现在的形势了,眼下沐府也是泥菩萨过河,实在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耿琦道:“侯爷厚待,好心庇护咱们家在云南落脚;逆子却做了如此忘恩负义之事,我哪还有脸怪沐家?今日前来,我一是为了告歉,二是来道别。”

    沐晟听罢立刻问道:“胡濙找过表兄了?”

    耿琦道:“还没有,但应该快了。眼下逆子已被抓走,庄园附近有锦衣卫的人日夜盯着,我今天进城也有人跟着。看样子咱们家是完了!”

    沐晟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耿琦又道:“多谢表兄这么长时间的照顾,我还想最后见老夫人一面,可否?”

    沐晟这时才回过神来:耿琦开口就说不是来求助的,但若真如此,他来干什么、有什么用?原来,他是想起了沐晟的亲娘、耿家老夫人;只有老夫人,才最在意耿家的人!

    尽管此时沐府自身难保,已大不如以前,但眼下唯一能帮得上耿家的,确实也只有沐府……耿琦肯定很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表兄当然比他儿子耿浩老练得多,沐晟刚才也差点被表兄牵着鼻子走了。

    沐晟便十分伤感地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娘最近身体不好,诸事不顺,她老人家被气病了。若是听到耿家的处境,我就怕……这事儿最好还是先别告诉我娘。望表兄体谅。”

    耿琦顿时脸色一变,很快就哭了起来,终于开口恳求道:“请侯爷别见死不救!我几个兄长都或死或下狱,现在咱们家一旦回京,宫里肯定不会放过咱们……我不求表兄甚么,只想表兄能安排咱们家的人离开此地,便是去深山老林,只要能给耿家留个后……”

    沐晟听得也是面露戚戚然之色,但他还是无奈地说道:“表兄啊,我现在还敢干这种事吗?云南不是沐家的地盘,是大明朝廷的疆土,我真的没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耿琦听罢抬起头,他已是一脸死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西风给各位书友道歉,暂时没法恢复两更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月12号到20号,我要参加纵横的年会,地点在国外,肯定没法码字和上网更新。为了尽量不断更,最近要存一点稿子,这个月只希望能连续保证每天一更。

    另外,用app看书的书友,请点一下关注圈子。感谢你们的理解。)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