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明军打西边来,前安南国王后陈氏登上门楼,站在那里观望着外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陈氏穿着一身寻常的紫色丝绸长袍,这身衣裳与中原汉服制式颇有几分相似。腰束得高,让她的身段显得愈发高挑修长,柔软的丝绸料子把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轮廓展现得十分美妙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、落日余晖依旧刺眼,正迎着陈氏的脸,让她较深眼窝里的大眼睛无法完全睁开。她的额头平坦光洁、面目端庄秀丽,乌黑的鬓发、玉白的皮肤在橙色光线中,仿若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流光。

    陈氏一言不发,十分沉默,目光却被墙外的景象吸引了。写着“汉”的大旗下,大明汉王的骑兵披着虎皮,如同群兽一样在平坦的原野上驰骋,马蹄轰鸣、气势壮阔。

    她很快辨认出了谁是汉王朱高煦。陈氏曾常年在王宫中,她明白一个王在人群里是怎样的姿态,以及周围的人会如何追随。

    汉王骑着一匹颜色斑斓的高头大马,他好像很生气,因为冲得最快。

    没有半点迟疑,汉王就冲向了安南军胡氏的骑兵。一眨眼工夫,汉王身边的护卫还没来得及追上来,他忽然就把两骑安南人击落下马,径直从五六骑中间直冲而去。

    见到汉王如此身手,陈氏的目光顿时一亮。她的眼睛微微转动,随着他的左冲右突移动着方向,她没有眨一下眼睛。陈氏看不清汉王是怎么杀敌的,但能清楚地看见,根本没人挡得住汉王,靠近的安南军骑兵,一招就会被杀落下马!

    那匹披着虎皮的战马,仿若化身成了真正的老虎,体型比安南军的骑兵更大,冲进成群的人马中,“老虎”简直像在屠|戮羊群,横冲直撞所向无敌!

    没一会儿,许多安南军骑兵就调头开跑了。汉王所到之处,敌兵纷纷四散,胡氏的人马根本就无法抵挡明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陈氏下意识地抿了一下朱唇,微微抬起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一阵甲胄响动,陈氏回头一看,见黎利按剑走到了梯子上。黎利走上门楼,看了一眼陈氏一直盯着的方向,执礼道:“王后,我们要离开此地了,请跟臣下走。”

    陈氏用安南语从容地说道:“我是安南国国后,不能丢下东都的百姓。请黎将军先走,我要留下来劝诫明军,善待我安南子民。”

    黎利的眉头一皱,“臣下忠心可鉴,请王后移驾!”

    这时楼下一个军士奔跑了上来,沉声道:“将军快走!明军欲从左右两翼包抄庄园,若不马上离开,恐怕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黎利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汉子,却表现得十分镇定。他抬起手止住前来的禀报的军士,继续劝道:“明人乃豺狼之辈,那汉王与王后素不相识;而臣下救王后于危难之中,为了王后,不惜得罪权相胡元澄!谁可信任,王后难道不知?”

    陈氏听罢稍稍一顿,说道:“黎将军之恩情好意,我容后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请王后挪步!”黎利铁青着脸,忽然向前走来。

    陈氏的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兴旺挡在了陈氏前面,展开双臂护住陈氏,说道:“王后已说……”

    陈兴旺的话还没说话,忽然剑光一闪,“铛!”一声骤响,黎利拔剑出鞘的同时,径直往陈兴旺的腹部扫去。“啊”地一声惨叫,陈兴旺双手按住腹部,人便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固,门楼上下还站着很多人,全都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陈氏的面色变得如同纸白,她没有低头,眼睛向下看了一眼黎利手里滴血的剑。她的拽地长裙里的一只脚,已经轻轻提了起来,下意识想往后退;但那只脚最后却又重新踩回了原地,她依旧站在那里,与黎利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黎利与她对视片刻,便转头回顾了一下,门楼上下还有许多人看着这里。他的脸变得很红,忽然“铛”地一声把剑送回了剑鞘,说道:“走!”

    黎利说罢,慌慌张张地跑下了楼梯,急忙爬上一匹马,“啪”地打了一鞭子马匹,径直向东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陈氏马上在陈兴旺跟前蹲了下去,看着大量的鲜血从陈兴旺的指缝间冒出来,她伸出玉手,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,但终未按到陈兴旺满是血污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“陈兴旺!”陈氏用汉话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兴旺吃力地睁开眼睛,看了陈氏一眼,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后,那晚……唱、唱歌……”陈兴旺气若游丝地说了半句话,脸色越来越白了。

    “郎中!”陈氏站起来,用安南语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但是没人理会她,门楼上的人都在张望外面的光景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陈兴旺道:“我、活不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氏只得又蹲下身,一脸正色地好言道:“你对我忠心耿耿,我必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她的双臂被人抓住,力道向后一拖!陈氏狼狈地被拉倒、坐到了地上,急忙挣扎道:“你们作甚?”

    她左右张望,终于看到五六个人中间,一个精瘦的汉子正在冷笑。陈氏急忙道:“大胆!我是王后,你们不得无礼!”

    那精瘦汉子根本不多说,挥手道:“赶快带上她,走!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陈兴旺挣扎着转头过来,望着王后被人生生拉走,他却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……“噼里啪啦”一排火铳响起,朱高煦前边的一匹战马惨叫嘶鸣了一声,那马背上的军士大骂了一句摔下战马。

    朱高煦看了一眼刚刚放完火铳的步兵方阵,挥起刀喊道:“杀!”

    众骑踢马加快了速度,还没冲到跟前,安南军步兵方阵忽然一哄而散,向四面溃逃。朱高煦大骂一声,踢马冲上去,挥起一刀侧劈,便听见一声惨叫,一个拿着火铳的敌兵背上血珠飞溅,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朱高煦继续追杀,连砍数人。身边的将士大喊着掠过他的身边,人群里哭喊四起,很多敌兵径直丢掉了兵器,撒腿飞奔,就好像是受惊的鸽群一样。

    朱高煦策马冲到了西门楼前,抬头观望,上面没有一个人了,他大喊了一声:“开门!”门楼纹丝不动,也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骑冲到墙下,那军士十分灵巧,身体居然渐渐在马背上站了起来,眼看他要摔倒,人却纵身一跳,双手抓住了围墙的墙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大门便打开了,朱高煦带着亲兵鱼贯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骑马跑进庄园,却见里面就像空了一样,没看见有人。这时北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尖叫,朱高煦便取了弓箭,调头循声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绕过一座房子,他很快就看见北门后面,有好几个人在那里。几个汉子站在门口,其中一个正在往门缝里看,另外两个一起抓着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那些人发现骑兵过来,纷纷转头张望。突然那女人用汉话喊道:“汉王救我!”

    她刚喊了一声,立刻被旁边一个汉子捂住了嘴,另一个汉子的右肩一动,手伸向了腰间的刀柄!朱高煦立刻拉弓瞄准。

    “砰!”地一声弦响,箭矢在二十步左右正种拔刀汉子的眉心!那汉子连哼也没吭一声就倒了。朱高煦直接弃了弓,拔出雁翎刀时,战马已冲至跟前,他顺手一刀就劈到了捂着女子的那人脑袋上。血随后飞溅,溅了那女子一脸。她惊恐地站在那里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朱高煦等人径直从女子左右掠过,然后转弯迂回从门口横冲而过。一阵惨叫,大伙儿一人一刀,剩下的安南汉子便倒在了血泊之中,完全没有丝毫抵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朱高煦的战马冲刺无法马上停下,又向侧面冲了一段路,这才勒住坐骑。“吁吁!”他吆喝了两声,调转了马头。

    女子也转身过来,抬头愣愣地看着朱高煦。

    朱高煦打量了她两眼,见她穿着丝绸料子的长袍,有着安南人少见的洁白皮肤,一看就是个贵妇。而且可能就是王后!

    这女子长得当真美貌,乍看和汉人没甚么区别,但面相却有异域风|情,额头平坦、眼窝有点深。她那花颜失色的表情,倒叫人直觉楚楚可怜,美|艳的脸上还溅了一道血迹,更有几分怪异的凄美无|辜之色。

    朱高煦一边瞧她,一边把雁翎刀放回了刀鞘。她也在打量着朱高煦。

    “你是安南国王后?”朱高煦问道。

    女子轻轻点了一下头:“阁下便是大明朝汉王?”

    朱高煦抱拳道:“正是本王。”

    他听到回答,马上便从马背上跳了下来,将缰绳随手一扔,向王后走了过去。王后的眼睛明亮有神,看着朱高煦,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、有千言万语,只是朱高煦没读懂。

    完全没见过面的人,甚至朱高煦看到她也认不出来。可是在此时此刻,他却有种莫名的亲切熟悉感……或许,朱高煦追寻这个王后的时间有点长了,总是在思虑她的事,所以不曾相见、却胜似相识。.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