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四百九十二章 又闻解解元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从关押吴高的倒罩房出来,朱高煦便碰见了侯海。侯海拿着一份奏报,执礼道:“下官收到盛都督那边送来的这封信,交趾人阮智、正被护送前往桂林府途中。王爷或许想看看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朱高煦接过来浏览了一遍,内容与刚才侯海所言差不多。他随口问道:“只有阮智,靳石头没回来?”

    侯海道:“下官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阮智一到桂林府城,立刻带来见我。”朱高煦下令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已隐隐预感到,劝降交趾明军的事恐怕不太顺利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阮智便到了桂林府。朱高煦正在前院客厅里与诸将议事,他听到禀报,便传令阮智来见面。

    等了一阵,一个风尘仆仆的年轻汉子便到了门口,他正是朱高煦在征安南国时结识的阮智。阮智此时穿着大明朝百姓的短衣,看起来与广西当地人的长相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当年唐末宋初,交趾地区才逐渐脱离了中央王朝;在此之前,交趾属于静海节度使管辖,升龙那附近有不少汉人。因此靠近广西云南这一带的北部交趾人,相貌也与明朝人相近,倒是占城(南越)那边的人很好分辨。

    阮智是交趾地区陈朝贵族阮公瑰的族人、属于贵胄宗族,胡氏政权时期又投靠了胡氏叛军。阮智起初在芹站附近带兵,但朱高煦认为他完全不适合做武将。后来阮家得到朱高煦的厚待和拉拢,阮智便一直都是比较倾向汉王府的交趾人。

    阮智认识朱高煦,急忙上前抱拳行礼,开口便道:“汉王殿下,靳将军已被东关(升龙)明军抓住了!”

    客厅里的汉王府文武,顿时便嘈杂地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朱高煦之前就隐约猜到了结果,当下比较镇定地问道:“免礼。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解缙!”阮智的情绪有点激动,只说了一个词。

    朱高煦好言道:“你别急,在椅子上坐,慢慢道来。”

    阮智拜谢,想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靳将军是汉王府的人,在下是认识他的。见到他带来的汉王书信与许诺……在下便尽力安排靳将军与东关的一些明军武将见面。起初还算安全,明军武将多不愿得罪汉王府的人;何况在下是打听清楚之后,筛选出了好说话的将领,方才引荐给靳将军。

    近来东关有平汉大将军张辅的一道军令,凡是揭发汉王府奸谍的人,皆能升官、得到重赏。那交趾省参议解缙,便非常卖力地执行这道军令,每每到军中劝说将士向他直接禀报密事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次,靳将军的事被一个武将的亲兵发觉了,本来寻常军士想要告密也找不到路子,这下那亲兵却直接找到了解缙。解缙立刻抓了那明军武将,接着顺藤摸瓜查到了靳将军。在下闻讯十分担心,只好连夜逃离东关城……”

    朱高煦身边的长史侯海最先没忍住,当场不顾斯文地破口大骂:“娘|的!那解缙究竟有啥毛病?伪帝显然是嫌弃他了,才将他贬斥到交趾去,他还那么卖命作甚?”

    阮智道:“靳将军的差事本来也进展不顺,但被抓获全因那解参议。解参议常在人多的地方慷慨陈词,称陈季扩叛军威胁交趾省,汉王不顾国家大义、交趾省之安危,意欲驱赶交趾驻军去造反送死……”

    众将顿时哗然,纷纷大骂,汉王府的文武当然觉得朱高煦很冤枉。因为朱高煦在云南拒绝承认叛军建国,为了大义舍弃了可能得到的许多好处;而今却被污蔑,大伙儿自然十分生气。

    一员武将站到屋子中间,抱拳道:“末将请王爷即刻发兵,从广西南下,进军交趾东关,把那些宵小小人揪出来正法!”

    朱高煦不置可否,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从阮智说的许多话里,关注到了其中一句“靳将军的差事本来也进展不顺”。

    于是朱高煦猜测那些交趾明军将领的心态,他们可能是觉得大明朝的内|战打不长,所以并不愿意长途跋涉回来打内|战,只想坐等结果、谁赢便投靠谁……毕竟这是一年多以来、诸多势力的一致算盘。

    但交趾省这股势力,也不太可能帮朝廷攻打汉王军。一则其中的贵州军官兵家眷在汉王府控制之下,临阵很容易投降;二则还是路太远。

    交趾明军,暂时还不是朱高煦的敌人,至少不是主要敌人。朱高煦也不得不考虑,从桂林府到交趾东关两千里的行军距离。

    他的沉默,让客厅里更加吵闹。有的人在大骂交趾明军武将们,隔岸观火、恬不知耻毫无忠心。

    朱高煦抬起头,循着骂声看了一眼那个将领。他心道:虽然人们个个都在表忠,你还真信了?

    这个世上,确实有人曾想把人类训练成完全忠心听话的工具,但都失败了;而且一旦把实权完全交给那些“工具”,统|治者无一不被反噬其身,尝尽苦果。无论是西面的马木留克,还是唐朝的阉官,或是大明朝将来的文官。

    “此事容后再议。”朱高煦终于开口出声道。

    众人的吵闹声稍小了,纷纷转头望过来。朱高煦便又说道:“湖广决战才是重中之重,一切军政决策都要为此会战考虑!咱们只要打赢这一次大战,全局大势便定鼎结果了。如果对付交趾驻军,会影响湖广会战,便可先行搁置,以后再办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等遵命!”大伙儿纷纷作拜,停止了争论。

    朱高煦又看向阮智,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虽然靳石头的事没办成,但阮家的忠心,本王是记得的。迟早一天,本王定会清理交趾事务,彼时绝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阮智一脸倦容,却露出了激动的目光,“阮家一直很轻视我,不过我得到了汉王赏识,将来必是宗族里举止轻重的人了!”

    朱高煦面露微笑,直言不讳地许诺道:“如果那些心向本王的交趾人,却得不到足够的好处,那本王还怎么治理交趾地区?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