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一世书城 > 大明春色 > 第四百九十五章 家书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一世书城] https://www.14txt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汉王的家书,从广西布政使司送到了贵州城。府中的家眷们都来到了中堂。

    这座五进大宅子原来是镇远侯顾成的府邸,乃贵州城最大最好的宅邸,现在变成了汉王府的行宫。顾家在西南战役中战败后,其产业当然会被汉王府随意征用了。

    贵州都司确实不是甚么好地方。徐章的女儿徐娘子第一次到西南来,觉得此地还不如云南府。即便现在,贵州都司治所是汉王府驻地了,贵州山里仍在发生土人叛乱;负责镇守贵州的大将最近才派了兵去进剿。

    听说汉王府之所以设在此地,是为了便于联络西南三省。汉王府不仅有家眷,还有大量官吏和衙署。

    段雪恨要去中堂,徐娘子只好跟着一块儿去。段雪恨不会让她离开视线,对汉王交待的事是十分尽职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走进中堂,她们先向王妃郭薇行礼。郭薇正在看信,轻轻点了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徐娘子竟没有太注意坐在正上方的郭薇,下意识便去瞧坐在旁边下首的姚夫人。姚姬是这里最美貌的女子,模样十分夺目,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;不仅男子会注意美女,妇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只看姚姬那肌肤色泽,便一下子就把旁边所有的女子、都称得有点黯淡无光了;女子的皮肤就像是玉一样,只消一比,好坏自明。她的乌黑秀发、明亮有神的眼睛、光滑浅红的朱唇,颜色十分光鲜纯粹,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儿一般。而且身段也是相当了得,鼓成那个模样的胸襟,在姚姬那样尚未生一男半女的年纪,也是十分罕见。

    两三个月以来,徐娘子却发现,姚姬和王妃的关系非常好。

    这是极其反常的事!因此徐娘子感到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艳压群芳的女子,地位又稍低,不可能让女主人喜欢;绝色妾室也会心怀不满,难免有争夺风头之心。这两种女人在一起服侍同一个夫君,很难相处。徐娘子当初在赵王府时,对赵王身边一个美貌的宫女、也是忍不住怀着戒心。

    所以徐娘子觉得郭薇和姚姬之间,肯定背地里有甚么交易或共同的目的,然后才能结盟。

    徐娘子曾想到,她们有共同的对手是妙锦;徐娘子想到这里,起初简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心情。那个美道士同样堪称绝色,与姚姬长得不同,却各有姿色;汉王为了抢夺女道士,不惜忤逆先帝,这样的传言早就人尽皆知,何况汉王打仗还带她在身边,其宠爱可见一斑!

    但没多久徐娘子便发现,这个猜测似乎并不是事实,因为不足以让王妃和姚夫人交好。

    汉王妃生有嫡长子、且明媒正娶,从先帝那里得到了丰厚的嫁妆;便是姚夫人,现在也有封号了。而那女道士从身份地位上,难以威胁二人,特别难以对汉王正妃的地位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若是想争取宠爱,这种事两个女子结盟是没有作用的;汉王妃很容易就能想到,即便争到宠爱、最容易得益的人可能是姚姬,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徐娘子心怀好奇,觉得她们俩的关系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这时汉王妃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徐娘子道:“旁边有椅子,你们坐罢。”

    徐娘子回过神来,忙执礼道:“谢王妃。”

    汉王妃道:“王爷在广西大获全胜,战胜了江阴侯吴高,现在到了广西治所桂林府;上天保佑,王爷的伤寒也好了。信里还提到了二位夫人和雪恨妹妹,你们都看看罢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子听罢都很高兴,挨着说了几句好话。谈到汉王造反的大事时,她们便没甚么矛盾了;毕竟汉王一旦战败,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有好下场。当年建文帝君臣战败之后,那些朝臣的家眷下场,过去才没几年,大伙儿都是有所耳闻的。

    她们平素口上不说,但无不提心吊胆,非常关心前方的战事。上次朱高煦染上风寒,只有汉王长史府的官员知道,但后宫也很快就打听出了此事。

    宦官黄狗弯腰躬身接过书信,先递给了姚姬。姚姬看完后,便递给了杜千蕊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徐娘子与汉王府的女子们相处,觉得杜千蕊才是最感到心满意足的人。听说杜千蕊以前是富乐院的乐伎,后来被朱高煦带回来了。出身如此卑微的人、连寻常百姓家的小娘也不如,居然封了夫人;也只有朱高煦能干出这种事,毕竟他连父皇都敢忤逆。

    徐娘子心道:我要是杜千蕊,也会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不过徐娘子不得不承认,那好|色成性的汉王,着实有几分眼光。杜千蕊是个乍看不太惹眼的女子,个子太矮太娇小了,但若细看却十分耐看,身材非常匀称,五官也生的不错。或许徐娘子的个子也不高,所以杜千蕊得到权贵欣赏,她是很受鼓舞的。

    中堂里的贵妇们谈论了一会儿家书,连一声不吭的段雪恨也侧耳听着,十分关心;因为朱高煦在信里专门写了一段给段雪恨的话……汉王府的后宫着实是个谜,徐娘子也无法理解段雪恨。那朱高煦挺在意段雪恨,又为何把她折磨成那样?

    此时只有徐娘子像一个局外人。不过她也不太在意,本来她就不属于这里;汉王妃礼遇她,纯粹是看在赵王的亲戚关系上,也许也有徐章是靖难功臣的原因。

    姚姬的声音节奏均匀,十分平静地说道:“妾身听说,贵州城的第二批火器要运往前方了。我们写了信,便让军中的人一起带到广西去罢。信都放在一个信封里,让王妃娘娘处置,娘娘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郭薇听罢看了姚姬一眼,脸上带着友善的微笑,点头道:“姚妹妹说得有道理,就这么办罢。”

    姚姬又道:“王妃娘娘最能为王爷着想。我们在府上锦衣玉食,王爷却在前方风餐露宿、每日操劳,要是动不动就收到后宫的信,那不是徒增烦恼?”

    杜千蕊脸上一红,轻声应道:“妾身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徐娘子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,看了杜千蕊一眼,却不知道究竟有甚么内情。

    不过徐娘子是看明白了,那姚夫人小小年纪,心思和本事却比汉王妃厉害得多。仅仅最近两三个月,徐娘子便看到了姚姬在王妃跟前出谋划策,定了很多规矩,避免了后宫无度争宠和内斗。

    这时姚姬又专门看了段雪恨一眼,目光明亮而锐利,浅浅的笑意让徐娘子也微微一紧张。然而段雪恨仍然面无表情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这时郭薇道:“要过一个时辰才到中午,我们先去后面的作坊里,还能做不少活呢。这便走罢,赶着把那一批衣裳和鞋子缝制好了,不两日城里正有辎重队出发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站了起来,纷纷应允。

    汉王后宫为前方将士缝制衣裳和布鞋,也是姚姬的主意。只有段雪恨从来不配合;徐娘子问了两次,才得知段雪恨虽是女子,却完全不会针线活。

    果然段雪恨装没听见,躲在边上不吭声,等贵妇们陆续出门去了,她才慢吞吞地走出中堂。

    徐娘子回头看了一眼,靠近段雪恨小声问道:“那杜夫人刚才被敲打了,她做了甚么事?”

    段雪恨冷冷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徐娘子有点尴尬,不过段雪恨经常这样对待她,丝毫不客气,她渐渐地竟然有点习惯了。徐娘子沉默了一会儿,实在忍不住好奇,又低声道:“姚夫人那个眼神儿,段姐姐是不是也……”

    段雪恨终于开口道:“我才不会做那等事。西平侯的家眷跟着来了贵州,沐姑娘让我想办法送信,我不忍拒绝而已,她……”

    徐娘子觉得还有内情,忙问:“她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段雪恨却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徐娘子这时似乎有点明白了,果然这些女子之间的一个眼神,也是有缘故的。她的感觉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甚么沐晟的女儿也和汉王有旧,徐娘子是一点也不意外。她就做过亲王妃,明白那些藩王是怎么回事,像当年赵王的那些女人们,有些徐娘子连名字也不记得、而且很相信赵王自己也忘了!

    “我在京师时,听说朝廷精锐是湖广的大军,有百万之众!汉王妃她们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?”徐娘子说道。

    段雪恨瞪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你姑父是怎么回事,你心里猜不到吗?汉王若不利,你们家也没有好处!”

    徐娘子忙道:“段姐姐误会我了!我也希望汉王军能获胜。可朝廷官军兵多将广是事实,我不也是担心么?照家父的论断,汉王军几无胜算,唉!”

    段雪恨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若真到了那一天,我会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徐娘子问道:“那段姐姐怎么办?”

    段雪恨随口道:“没想过。不过若无汉王,我活着也更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徐娘子愕然,但观察段雪恨时,发现她好像说得很平淡、似乎在谈论一件理所当然的事。徐娘子苦思了一会儿,下意识轻轻摇了一下头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